為什麼搣芽菜?

posted in: 城市景觀 | 0

太原街與大道東交界,有一幢戰前樓(已重建為加怡保險大廈),小時候上學必會經過那處,看見十數個老婆婆蹲著,慢慢地搣芽菜。我問媽媽:她們在幹什麼?原來她們在去掉芽菜的豆,剩下的就是銀芽。那為什麼不吃豆豆?媽媽說:銀芽矜貴些, 酒樓會向婆婆買。明明是少了豆子,為什麼還會貴些?媽媽順道上一課德育課:因為 有些人扮高級,吃的矜貴,所以把豆子浪費掉。我看著古稀之年的婆婆們,默不作 聲,彎著已像蝦米的身子,慢慢地把芽菜上黃中帶綠的豆子逐顆拔去,我感受到她們 的沉悶,我又冉問:為什么做如此悶透的事?接著便是德育第二課:因為她們沒有錢開飯,所以你一定要勤力讀書,不然老了就要搣芽菜了。 每天上學放學看到這不勤力讀書的後果,對一個小一學生總有點儆醒作用。 [6/3/2001]   2014年後記: 這是我最初在網上發表的文章,整個關於灣仔的散文系列的第一篇,那時候放在Geocities的自建個人網站,那還是web 1.0時代。那時候的傷春悲秋,十多年後的今天再看,另有一番感覺。 我會把這個灣仔散文系列逐篇貼出來,當作是回顧。 下圖是小學校友會群組的校友貼出來的,想不到能夠看到兒時見過的畫面。社交媒體的偉大。 (原圖由陸金棠上載) (原圖由陸金棠上載)

囍匯雜談

posted in: 城市景觀 | 0

1. A準無雙 市建局和發展商毀滅了喜帖街然後想把行人路改名做「囍歡里」(連結:囍歡里-惡俗的二次傷害)。這個項目的住宅單位賣樓花,叫做「囍匯」。這星期灣仔港鐵站口、莊士敦道、春園街、皇后大道東(圖1)都塞滿了經紀,粗略估計人數不下三四百。有這種三國無雙式場面,沒有出現群毆實在難得。 平日光顧的茶餐廳位處A準駐囤地,半家茶餐廳也是A準,今天跟掌櫃閒聊幾句,我說這陣子有那麼多人在兜生意,你們的生意應該很好吧。她說,就是因為這樣,食客太多打亂了他們平日的節奏(他們平日都已經常常滿座)。不過打開門做生意,有客也是要做的。 2. 得人驚的士紳化 這幾年灣仔的茶餐廳和平價食肆數目的確少了,多了的是高檔咖啡店(即是比Starbucks還貴的那些)、貴價缾店、酒吧、高級車行、高檔食肆、地產,這個改變,部份源於灣仔愈來愈中環化,多了很多年輕單身中高產進駐,有需求就有供應,於是多了高消費店鋪,而更重要的原因是市區重建局把幾個主要的街區「騰籠換鳥」,把幾條街的舊樓拆掉,新建的都是豪宅。由住客到地舖,全都士紳化了。 這種士紳化,表面上是令居民多了選擇--可以隨時選擇吃茶餐廳,也可以選擇吃氣氛的西餐;可以選擇買三元一個的新鮮出爐雞尾包,也可以買四十元一塊的芝士蛋糕;可以在露天街市買餸,也可以在超市買有機食品。不過,這種選擇,大前提是舊有店舖和市集仍然能夠生存。政府曾經想把太原街和交加街的露天市集全部搬走,令旁邊的市建局項目可以撤底豪宅化。不過因為民意反應太強烈,所以保留。如果那一帶的市集被清除,附近的平民店舖也肯定會被那些高檔消費取代,而且重建的速度不會減慢,將來只會有愈來愈多的舊樓被重建,舊舖也只會買少見少。類似的情況已經出現過--灣仔道一帶本來是以肉食、雜貨、中藥等平民商店為主的,不同現在已經多了很多地產代理和中高檔食肆了。 3. 「懸棺」露台廟細燈籠大之謎 輔仁的地產小子介紹囍匯的「奇則」,很多朋友在FB分享了。大家見到那個只有16呎的「懸棺式」工作平台,嘖嘖稱奇。這種懸棺式平台的起源,是2000年後政府以環保為名,讓發展商興建豁免總樓面面積的環保露台和工作平台,變相讓單位可以變大,賣得更好價錢,這實際上是用來救市發水優惠措施。這措施名為發水優惠不算過分,因為發了水的部分不計總樓面面貿積,即是在地積比率不變的情況下可以興建更大的實用面積。 到了今天,理論上賣地地價或補地價本身已經反映了這種發水優惠,不算是明益發展商。不過因為不論單位大小,豁免總樓面面積的露台和工作平台也有22平方呎和16平方呎,即是實用面積只有二百多至三百呎的細單位,也可以有個22呎的露台和16呎的工作平台,那已經等於單位實用面積的10%以上了。細單位配以不成比例的露台,於是便產生了「廟細燈籠大」的違和感,亦即是大家說的「奇則」。 一般樓盤的工作平台是連著廚房或浴室的,用途是曬衣服,形狀通常是貼著外牆的長方型。囍匯的工作平台則比較特別,它不是貼著外牆,而是好像四川懸棺般從外牆伸展出來一樣,所以被形容為「懸棺」式平台(圖2)。這個懸棺平台,其實頗適合住客一個人坐在那裡飲杯酒、抽根煙,貼近那玻璃圍欄居高臨下,思考一下人生。思考人生也是工作一部分,其實也符合工作平台的定義。 4. 為什麼要設計過千萬細單位? 囍匯的實用面積435呎單位一房單位(當中有38呎是露台和平台),售價過千萬。大家看到這個價格,不免慨嘆樓價之高,怪不得以前四百多萬的荃灣單位是「窮人恩物」了。 這個單位有一個特別之處,就是只有一個開放式廚房,說是廚房,其實只是一個廚櫃連一個小雪櫃和小洗衣機。不少人不喜歡這種設計,因為實在是煮不到飯。其實市建局的不少灣仔樓盤也有很多這種細單位,當中最為人熟悉的是Queen’s Cube(大家還記得經典惡搞的King’s Cube嗎?),他們的無房單位,實用面積二百多呎,同樣是迷你開放式廚房,整個單位放了一張床之後,什麼也不能放,當然還有廟細燈籠大的露台(連結:六百萬元套房 – Queen’s Cube的故事)。這種沒有廚房的細單位,銷售對象當然不是一般本地住客,而是那些在中資工作的「港漂」和外資工作的expatriates和海歸。他們大都是單身中高產,需要的是方便上班的小單位,煮飯對他們來說也不是重點。灣仔是中資的集中地,大量港漂要找租盤,買這些單位放租,雖然租金回報率低於有一定樓齡的二手樓(回報率= 年租/樓價x100%,二手樓租金回報率較好),但樓宇升值能力較高,所以還是一個有合理回報的投資。 出入灣仔,晚上撞口撞面的都是西人、講北方話的人,以及講英文的華人,這個趨勢似乎不會改變,他們的住屋需求,市建局及其合作發展商當然看得到,所以才有囍匯和Queen’s Cube這些豪宅細房。市建局在中心區的建屋方針很簡單,就是舊樓業主送走,建豪宅,迎港漂。 (圖1. 皇后大道東合和中心門外。圖片來源:kursk) (圖2. 傳說中的懸棺式工作平台。圖片來源:kursk) 延伸閱讀: 地產小子:囍匯四百幾呎一房:各位觀眾,呢個單位值千萬~ Kursk:六百萬元套房 – Queen’s Cube的故事 Kursk: 囍歡里-惡俗的二次傷害

翻相簿的收獲-灣仔街市大樓

posted in: 城市景觀, 攝影 | 0

這是變了地產項目、只拆剩外牆的灣仔街市大樓本來的風貌。諷刺的是他們把這做法叫做「主體保育」。 有段時間父親在這裡的辦公室工作,所以我對這裡頗為熟悉。傳說中這裡很「猛」,不過我從沒遇到過什麼東西。   同場加映:已經整條街被拆掉的利東街後巷 tag: 城市景觀 | 攝影 [照片版權為本人所有,可作非商業轉載,轉載時必須標明出處及加上連結]  

「灣仔鬼屋」二代 – 嘉賢臺

posted in: 城市景觀, 攝影, 生活 | 4

  嘉賢臺被報紙「譽為」灣仔新鬼屋。它就在我以前唸的小學後面,印象中我是看著它落成和入伙的,不過不知為何,後來它空置了,過了廿年還是空置。一直以為這地方是封了的,最近聽說原來其實一直中門大開,於是今天上去遊玩了一趟。果然所言非虛,那根本就是喪屍片的場景! 那裡沒有保安、沒有圍牆、沒有人,幾十個住宅單位全都沒有鎖上,好像世界末日,人類文明突然滅亡了一樣。這種地方應該有野狗、露宿者、塗鴉或者BB彈吧,卻原來是出乎意料的乾淨,只有兩個單位被政府修葺謢土牆的工人的物品進駐。也許因為有政府工人出入,所以反而沒有其他「使用者」吧。 這是荒廢了的電梯大堂,沿旁邊的樓梯上去就是嘉賢臺 這豈不是Left 4 Dead的safe house的格局?     相中可見世界末日前的家居佈置   根據Left 4 Dead的法則,有警戒線的地方就有喪屍 世界末日來得太快,連鎖匙也沒有拿掉。     有玩Left 4 Dead或者看喪屍片的朋友看到這些袋、破牆和警戒線膠帶,應該會會心微笑。(這張相是用唉風拍的,上面的其他都是用單反拍的,所以畫質有點不同)     如何前往? 堅尼地道98號,其入口頗隱蔽,要沿著聖雅各小學重建工程的地盤右邊的小路,行到盡頭才會見到。 Google Map位置 詳細資料:維基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