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罪-悔改-得救-見證」情結

posted in: 社會 | 0

看歌手家變的新聞,感覺像看近日的政改新聞,沒有最不堪,只有更不堪。歌手的家事與社會福祉沒太大關係,但政改的制度暴力就影響深遠。 婚姻這回事,就好像拋著五個樽踩鋼線,要平衡得好真的不容易。我們在Facebook上只會看得到別人家庭幸福的一面,因為這世界很少會有人把家庭問題放上網的。Facebook就是一個幸福世界,不幸福的事情通常只會在大家share的名人新聞見到。

民主不是絕對真理/萬靈丹,然後呢?

posted in: 政治 | 0

香港唔少基督教人物都會用類似嘅講法--「民主不是絕對真理/普選不是萬能/民主都有好多問題,唯有信靠上帝才是真理」,他們包括政協鄺主教、吳宗文先生、林以諾先生(早幾年佢評論美國民主制度培養唔到政治接班人,俾人KO到七彩)、高皓正弟兄等等。聽到唔少人講番,應該仲有唔少教會用呢套講法教導信徒,亦有唔少信徒buy呢套講法。但當你問佢地人類暫時諗到嘅制度當中,邊種制度先至最能夠保障宗教自由、又最接近聖經關於公義的教導,佢地又答唔到。而如果你問佢地點知上帝嘅心意係咩,邊個會被上帝使用去改變社會,佢地又只能夠講要有信心,彷彿只要祈禱,就算冇民主制度保障、冇人爭取社會公義、冇人捍衛人權法治,個社會點都會走向烏托邦咁,永遠唔會有貪腐、侵犯人權、特權政治、罪案、貧富懸殊咁。 以為躲在會堂裡面不問世事,社會就會變好,就好似有啲人會因為迷信而拒絕接受醫院治療,結果害死自己或者家人咁。 唔係想詆毀對神有信心嘅信徒,而係想提醒大家真係唔好忘記信心同行為係不可分的。如果我地嘅前人冇走出嚟爭取改善社會,而家女人可能仲要紮腳、黑奴可能仲俾人買賣緊(大家應該記得《奇妙恩典》呢套戲?)、被誣蔑為異端就要燒死(大家對極端伊斯蘭國家處死改信基督教嘅人係咪咬牙切齒?)、女人冇得投票、黑人坐車要讓位俾白人、官員睇教堂十字架唔順眼就要強拆(中國就係咁,sosad)。 所謂行公義,好憐憫,唔係淨係指慈善奉獻或者義工探訪,仲包括爭取改良社會政治制度,令佢更加能夠令人人都活得有尊嚴同平等。 (圖:The Four Freedoms) 延伸閱讀: 絕對真理?!(Truth Begger) 獨裁政權最需要大祭司 (Kursk) 大家都誤會了高皓正 (Kursk)

大家都誤會了高皓正

posted in: 政治 | 2

知名基督徒高皓正在Facebook貼出了一段轉發的文章: 轉發。。。 近日民情洶湧,懇請大家奮起為香港禱告,宣告耶和華作王,祂對香港的心意和計劃堅定,不得動搖!奉主耶穌聖名宣告,所有偷竊、殺害、毀壞香港的計謀都要歸於無有! 奉主耶穌聖名化解當前政府與市民的矛盾情況,宣告主必為香港開一條出路,並打開各方正面溝通的渠道! 又懇求聖靈賜下屬神的智慧與謀略给我們的政府,釋放一些大家都能夠接受的方案於香港,瓦解所有互相猜疑不信任和敵對的势力,並且去建立彼此尊榮的文化,正面對話,消除所有暴力、攻擊和壓制,使香港成為真正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神同行的城市! 另外,有關民主這個課題,我們必須理解「民主」並不是絕對的真理,因為人民作主往往也會把人引進不敬畏神、自高自大的道路;因此,「民主」並不是聖經唯一的教導,只有「主耶穌作主」,祂的道路和法則才是我們要追求的! 況且世人對公義的標準,與祂的往往都是背道而馳的!求聖靈賜我們亮光,能辨別何謂「祂的義」,而非人的自義! 還有,我们不單要行公義、好憐憫,且要「存謙卑的心,與你的神同行」,這才是耶和華已指示世人何為善的!求父賜香港人也有谦卑、與神同行的心! 「⋯⋯眾人以為美的事要留心去做。若是能行,總要盡力與眾人和睦。」 耶和華作王;萬民當戰抖!他坐在二基路伯上,地當動搖。(詩99:1) 總要警醒禱告,免得入了迷惑。我們心靈固然願意,肉體卻軟弱了。 高弟兄這個status一出,又引來大量留言批評。我仔細讀過,覺得罵他的人都罵錯了,本著仗義執言的精神,我希望為他說幾句公道話。 偷竊、殺害、毀壞香港的最大嫌疑者是誰? 懷有「偷竊、殺害、毀壞香港的計謀」的最大嫌疑者是誰?是主張愛與和平的佔中三子?還是多次說謊的梁振英?抑或是以卑劣手段把香港電視扼殺的整個特區政府?這點大家心裡有數。 如果講「暴力」,最暴力的肯定是愛港力和青關會之流,他們常常去別人的和平集會遊行粗暴踩場,高弟兄祈求神消除這些暴力,實在是正確。 使人不敬畏神的政治制度 文章又語重心長地提醒大家「"民主"並不是絕對的真理,因為人民作主往往也會把人引進不敬畏神、自高自大的道路;因此,"民主"並不是聖經唯一的教導,只有"主耶穌作主",祂的道路和法則才是我們要追求的!」 如果大家誤會他好像政協鄺保羅主教那樣說「普選不是萬靈丹」來混淆信眾視聽,以為普選未必是必要的,那就大錯特錯了。因為高弟兄的重點是叫大家小心政治制度把人引進不敬畏神、自高自大的道路。雖然「民主」不是絕對真理,當我們比較不同的政治制度的時候,我們不難發現,建康的民主制度才是最能保障敬拜上帝的宗教自由。在中國大陸,無神論的極權政府連教堂的十字架太顯眼,便會強行拆除,這種政權真的是不折不扣的「不敬畏神、自高自大」。 現在香港正處於向極權北京政府爭取民主化的關鍵時刻,高弟兄不忘提防大家「人民作主」可能令人「不敬畏神、自高自大」,他在民主一詞前後加上了引號,相信這是有特別意思的。用引號的意思,通常是用來提醒讀者,文中某個字眼跟平常的意思有歧義。「民主」的意思,就是有別於常識的偽民主,這很有可能是用來暗示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大講民主,但實際上是中共控制的假民主。這並不是捕風捉影,因為高皓正把民主形容為「人民作主」。人民當家作主,正正是中共常用的說法。現在香港還未有真正的民主,高弟兄其實是要提醒大家提防假普選。 因迷信而拒絕治療,怎可能? 文章又說,「"民主"並不是聖經唯一的教導,只有"主耶穌作主",祂的道路和法則才是我們要追求的!」,有些人誤會了他是鼓勵大家只是祈禱讀經敬拜,不過問政治,上帝自然會安排社會變好。這怎麼可能呢?任何人也知道,如果只是祈禱,而自己守株待兔的話,那是妄求。我們不時會聽到一些人因為迷信宗教力量導致自己或家人得不到適當治療致死的案件,那些人正正是以為祈了禱,不接受醫生治療便沒有事。如果社會有病而人們只是祈禱而不去做些什麼的話,相信現在婦女還在紮腳、美國的農田仍然有黑奴。高弟兄是知識份子,怎可能會跟那些害死家人的人一般見識? 不過,我有一點真的不太明白,就是「況且世人對公義的標準,與祂的往往都是背道而馳的!求聖靈賜我們亮光,能辨別何謂"祂的義",而非人的自義!」這一段。世人對公義的標準如何「往往」跟上帝的公義標準背道而馳?如果世界大部份國家都簽署了的《國際人權公約》是世人對公義的標準的話,人權公約有哪部份與上帝的公義背道而馳?也許是我修為不夠,理解不到。 耶和華帶領的以色列人戰意旺盛 文章說「懇求聖靈賜下屬神的智慧與謀略给我們的政府,釋放一些大家都能夠接受的方案於香港,瓦解所有互相猜疑不信任和敵對的势力,並且去建立彼此尊榮的文化,正面對話,消除所有暴力、攻擊和壓制,使香港成為真正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神同行的城市!」這點我不得不認同,也希望聖靈感動北京和香港政府拿出一個大部份香港人都能接受的方案。可是,如果他們內心剛硬,沒有交出一個大家能接受的方案呢?那麼互相猜疑、敵對、攻擊、壓制就難以避免了。 高弟兄清楚地提醒大家,令香港真正能夠建立彼此尊榮文化的先決條件是政府順應民情。如果政府倒行逆施的話,那麼我們便要祈求神帶領我們站出來了--文末引用《詩篇》「耶和華作王;萬民當戰抖!他坐在二基路伯(在舊約出現多次的智天使)上,地當動搖。」這一段,戰意實在如火般旺盛!在舊約時代,耶和華帶領以色列人東征西討,《詩篇》時代的大衛王,對付非利士人絕不手軟! 在現代社會,我們當然不會動輒像大衛殺死巨人歌利亞般動武,但爭取民主公義,勇於站出來對抗強權的勇氣是必須的,聖經裡面能表現這種堅定信心的人物多不勝數--最有名的包括因為敢言而被殺的施洗約翰、因為傳道而被處死的使徒彼得和使徒保羅。當然,如果講敢言而被殺,大家一定記得耶穌基督,他們都不是暴力革命者,而是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偉人(耶穌基督以人子身份存在的時候,也可歸類為偉人)。 弟兄身體力行作榜樣 為什麼我那麼肯定高弟兄是鼓勵大家站出來爭取公義?因為他自己也曾身體力行站出來遊行反對梁振英政府不公平發牌手段。他這樣站出來,說明了他也贊成以和平的行動來反對不公義的制度和在上掌權者,加上我對這篇文章的邏輯分析,我十分肯定大家罵他維穩是誤會了他。雖然他轉發的文字看似某些基督教人物令信徒討厭政治的模稜兩可式教導(例如民主不是絕對真理、要尋求神的義之類),但其深層意義,就是鼓勵信徒,當政府倒行逆施的時候,應以和平手法站出來爭取。 高弟兄,辛苦了。如果我誤讀了你的意思,例如如果你不是呼籲當政府倒行逆施的時候,大家應以和平手法站出來爭取,而是只憑信心躲在會堂就行的話,請告訴我,讓我再代你澄清。

請勿悼念破壞法治的拿撒勒人

posted in: 政治 | 0

從前有個拿撒勒人,他所做的犯法行為多不勝數,包括在明文禁止工作的日子治病、在聖殿毀壞他人財產、妨礙執行石頭死刑、自稱為猶太人的王等。 他屢次挑戰以色列地區法治,最終受到法律制裁,被判死刑。 後來有些別有用心的人,把他的行為寫成反動書籍,在地下組織傳閱,還要在春分月圓之後的第一個星期日為他搞紀念活動。 這位拿撒勒人破壞法治,不宜被過分高舉,免得鼓勵其他信徒犯法。 城中大牧擔心信徒公民抗命犯法,更加不應過分高舉這拿撒勒人的事蹟,更不宜在明天紀念他被處死這事。   延伸閱讀: 文匯報1-4-2014報導:聖公會:宗教界共識反「佔中」 聖公會教省秘書長管浩鳴牧師*昨日在接受本報專訪時強調,本港宗教界已有基本共識,就是不希望「佔中」發生,擔心會演變成如台灣現在難以控制的局面,更批評有宗教界人士不斷鼓勵市民與違法行為,猶如告訴人「衝紅燈是正確的」一樣。 * 後來管浩鳴牧師澄清,此訪問不代表聖公會立場

聖潔自守,就必在生產上得救?

posted in: 網絡 | 0

話說太太生阿女的時候,佢發力第三次就「突然」生咗阿女出嚟,整個過程大約半個鐘就搞掂,我說那比我想像中快得多,感覺就好似好易咇出嚟咁。太太嚴重抗議,佢話你見到就好似好快,實際上陣痛足成日。 Anyway,生產過程順利,還是應當感恩的,但如果像高皓正段引用「然而女人若常存信心、愛心,又聖潔自守,就必在生產上得救」(提前2:15)這段經文的話,就很容易被誤會為自誇聖潔了。況且這段經文的真正意思,有很多不同的說法,那是不是指生產時不痛或者安全,其實有爭議的(尤其是想到那些虔誠但生產不順利的例子便很難自圓其說,總不能說又說不要猜度神的心意吧)。 BB出世,心情興奮是必然的,打FB status也未必會想太多。無論如何,BB出世順利,也是值得恭喜的。

獨裁政權最需要大祭司

posted in: 政治 | 0

  吳宗文牧師那篇《基督徒該如何看公民抗命》曝光之後,已經有不少人討論過,包括我在自己的聲音專欄。這裡是想做一個比較簡潔的文字紀錄。 文章結構不難理解:先是把公民抗命和佔中定調為反社會行為,然後列舉聖經裡面的抗命事跡,從而歸納出吳認為公民抗命在什麼情況下才是聖經所容許的,最後,就是把佔中行動定調為不合符聖經教導。   第一部份:定調公民抗命為反社會行為 第一段提到「媒體輿論和學界意見不應散播極端言論,搧動群眾以反社會行為作表達政治訴求之方式。」明顯有所指,當中的關鍵字是「反社會行為」,因為這個極度負面的標籤,而這個標籤在第二段再出現,直指佔領中環行動,也不點名明示戴耀廷和朱耀明牧師的角色。 「反社會行為」是一個很嚴重的指控,那是指「不顧他人觀感,而且可能對社會造成危害、無法增進公眾福祉的行為」(wiki),那通常是指犯罪行為或者帶破壞性的極端行為。很明顯吳對於佔中行動的定調是負面的。   第二部份:聖經例子 在這一部份,吳引用了十個抗命的聖經例子,那並沒有什麼爭議。不過,例子裡面沒有提及很明顯的兩大例子,一是摩西反抗埃及這種「反社會行為」,只提及他的母親如何救他一命。二是在安息日治病,又會散播新思想挑戰既得利益集團的耶穌基督。當然,以信仰以言,耶穌基督是神,衪做的可以不當是公民抗命。   第三部份:聖經容許的公民抗命原則? 相對地公義的政府? 吳提到「原則上信徒該順服一個「相對地」公義的政府(這樣說是因為無論君主制度或民主制度底下,古今中外都沒有一個可稱得上是「絕對」公義的社會)….縱然政府政策出問題或施政方針失誤,甚或體制與時代脫節,憲法仍存在著與普遍價值相違之東西,信徒仍當以當地法律和體制許可的情況下,以非暴力形式來制止政府行惡並改善社會,因為聖經教導我們不能以惡成善。」 吳沒有論及的,是究竟怎樣才算是一個「相對地」公義的政府。他的立論只是從來沒有一個「絕對」公義的社會。可是「相對地」公義也是有程度之分的,例如民主制度和納粹主義制度,是不是都是相對地公義而沒有程度之分?似乎有人想引導信徒相信「民主制度也有問題,沒有制度是完美」的論調。這種論調在香港基督教圈子內並不罕見,不知究竟是因為教會領袖教導信徒,還是信徒影響教會領袖。 如果法律「存在著與普遍價值相違之東西」,很多時候試圖以非暴力形式制止政府惡行的人也被監禁或者被失蹤了,試問以當地法律和體制怎樣容許非暴力形式制止政府行惡呢?不過,有一點反映吳其實是骨子裡支持公民抗命的,就是他贊成「非暴力形式制止政府行惡」,那其實是公民抗命的重要元素--梭羅主張不交稅、甘地公然灑鹽、羅莎帕克不讓座、請願者違反公安條例集會,都是非暴力的抗爭。   三大原則? 接著,吳提出「什麼情況下才可公民抗命呢?從上述聖經事例可見,當政府(1)敵擋神並且行惡的事情(例如危害個人性命,繼絕王室血脈,甚至威脅民族命運);(2)或強制地禁止信徒行神吩咐的善行(例如違背自己的信仰,不去宣講福音,不能禱告);(3)或強迫信徒助紂為虐和為虎作倀地去行不義的事情(例如要去敬拜假神和偶像,或斷絕救恩歷史之賡續)。」 吳從聖經中找出十個例子,然後把例子歸納成這三個絕對性原則,那三個原則看似正常,「政府敵擋神並且行惡的事情」,那可以理解為政府施行暴政,就好像濫殺無辜、侵犯基本人權、貪贓枉法等;「禁止信徒行神分咐的善行」,那可以是禁制信仰自由、懲罰見義勇為的維權者;「強迫信徒助紂為虐….去行不義的事情」,那很明顯是包括充當爪牙去做上述的惡行,又或者強迫信徒出賣同伴之類。 以現代關於公義的定義,吳的三大原則能夠應用在反對當今一些獨裁政權身上,例如某些會屠殺無辜學生和平民、會侵害人民財產和基本人權、會禁制非官方控制的教會的政權。可是,在括號裡的例子,全都是只局限在跟信仰有關的事情上,那其實是引導信徒把這些原則抽離現實的政治環境。他舉的實例,是關於同性戀平權和墮胎問題的公民抗命,雖然我們不能說吳眼中只有泛道德議題而沒有政制人權法治等議題,但偏偏那就是現今某些教會或團體給予社會的印象。   人只有生存和信仰權利? 吳再具體說明他的三個原則的「底線」,那是「當人的"信仰權利"(而非政治體制選擇之權利)和"生存權利"(「保人頭」而非「數人頭」之權利)受到威脅時,公民抗命才是聖經所容許的偶發性事例。」 為什麼只有信仰權利和生存權利受威脅才是公民抗命的理據?為什麼「政治體制選擇之權利」和「數人頭(這一點有點隱晦,可能是指投票或者集體請願)」不是聖經所容許的事例?這些問題,吳並沒有提供其論證的理據。從上文下理來看,可能吳認為聖經沒有提及如何改變政治體制,也沒有提及投票等民主程序,所以保衛這些權利就不是聖經所應許的。 要驗證吳的說法是否合理,以近代公認合乎公義的事件作為測試便可。例如19世紀末至20世紀初,女性爭取平等的選舉權和被選權,作了漫長的抗爭,期間一直被男性主導的輿論和政府打壓,一些國家的女權運動領袖被捕,在獄中絕食時被強制餵食。她們是「試圖改變政治體制」,她們保的是「數人頭」而非「保人頭」的權利。按吳的說法,她們的公民抗命不是聖經所容許的事例。從今天的角度看,男女的政治權利不平等,是何等不公義的事,以抗命手段爭取平等政治權利,為什麼不是行神分咐的善行? 當然,我們不難看出整篇文章的論點都是有針對性的,那就是否定第一部份提及的佔中行動的理據--爭取普選(即是政治體制選擇和數人頭的權利)。   是愛心提醒還是抹黑? 接著,吳再次提醒信徒公民抗命的害處,是「包括引來社會動盪不安,其他人受牽連,備受社會歧視和敵對,甚至要自食其果,為其抗命行為負責——被拘,下獄,甚至在有些地方要受到被處決之極刑。」一個信徒,如果相信所做的事是正確的,最後可能要下獄,也是為神而下獄,而不是「自食其果」--自食其果是用來形容人做了錯事而要承擔惡果。這段說話是憑愛心的勸導,還是抹黑恐嚇,相信讀者能夠判斷。 最後,吳呼籲「信徒不要忘記聖經的教導,為執政掌權者祈禱之責任」…「尊重執政者和敬畏掌權的人,以積極並按神心意而發的順服態度,協助政府或執政黨達成其預定的善」這是基督教社群裡面長期辯論的課題--究竟順服在上者應該去到什麼程度?如果在上者堅決維持一個不公平的制度,令社會矛盾日深,是不是都只能「協助」呢?況且,在權力高度壟斷的制度下,持不同意見者要「協助」政府達成預定的善也不得要領,那又如何呢?是不是坐以待斃,由得社會繼續走向對立不安呢?信徒向上帝祈禱,是不是代表政治上什麼也不用爭取呢?只有信心而沒有行動,這相信不是基督徒應有的態度。 吳又提到「民主制度底下,為奪取執政權力而對抗,為爭取少數利益而違令,都不應為信徒所取」。這真的令人十分疑惑,究竟民主選舉的選戰和辯論算不算對抗呢?民主制度的精神不就是以和平方式更換政府嗎?多黨選舉的競爭是不是對抗呢(人大和政協就沒有對抗了)?還有,爭取少數利益,歷史上最有名的是美國的民權運動,爭取取消不公義的種族政策,進行公民抗命,不遵守不義的種族主義規定,為什麼爭取少數權益而違令都不應為信徒所取?我真的不明白箇中的道理。   君權神授的世界 總括來說,我們不難看出整篇文章的論點都是在針對倡議中的爭取普選(即是政治體制選擇和數人頭的權利)公民抗命行動。吳從聖經例子歸納出的原則,把一切與政治有關的爭取都說成是不應該的,只有與生存和信仰有關的爭取才是應該的,再配以保守的順服政治觀,以及制度的公義是相對的這種混淆視聽的說法,把倡議中的和平爭取普選權的最後手段,抹黑成信徒不應響應的反社會行為。這種沒有嚴謹邏輯論述支持的「原則」,實在難以令人信服。客觀上,以牧者身份發表的教導,很容易令部份信徒全盤接收,又或者某些信徒會覺得同聲同氣而不加思索地贊同,但不代表內容一定是辯證上合乎邏輯和普世價值的。 縱觀全文,當今社會最珍惜的普世價值,例如自由、平等、公義、人權,根本不是吳的著眼點,他的著眼點是生存、信仰、順服,還有順服,而且是抽空不顧普世價值的順服。如果像訓詁般要從聖經找到的政治觀,才是合符基督信仰精神的話,那麼當討論到公民政治權利的時候,便要回到二千年前的標準了。聖經沒有提過民主、人權、平等、自由(當年解放黑奴運動的時候,就是有人用舊約來支持奴隸制),難道爭取這些價值的公民抗命就不是聖經所容許的嗎?如果純以經文硬套到政治論述,也許類似君權神授的獨裁政體(大家應該不會陌生)應該是最好的制度。人類過去幾百年爭取免於恐懼的自由和參與政治的權利的奮鬥,也許都是走了聖經不容許的歪路。 當然,在奉行君權神授論的世界,最需要大祭司去教化萬民。     補充: … Continued

靈巧像蛇林以諾

posted in: 中古文, 政治 | 0

圖片來源: 林以諾Facebook Page 圖片的Caption是”「睇理點睇」之「特首專訪」將於4月9日起於Channel J播出,林以諾牧師將訪問特首梁振英,有關香港扶貧、房屋、中港矛盾,及梁振英當選特首一段時間後的個人感受” 如果大家有留意林以諾動向的話,應該會記得當唐英年大熱的時候,他就和唐英年做訪問;梁振英當選之後,他就和梁振英做訪問。他真的是靈巧像蛇。 法利賽人都尚且不會擺明車馬擦比拉多的鞋,林的行徑和巴結羅馬人的撒都該人有過之而無不及。林掛著牧師的稱號,他不是單純一個記者,他跟誰走在一起就有把自己牧者身份替那人提升形象的效果,這一點他不會不知道。有朋友說,不如看看他訪問說什麼才說吧。如果有看林以前的節目,幾乎可以肯定是正面的。 我真的很冷靜的問一句,請問你當自己是什麼?  

[聲音專欄] 兩篇信仰潮文

posted in: 中古文, 聲音專欄 | 0

  【庫說通識】第16集:信仰潮文的傳訊問題 最近兩篇信仰文章變成了網絡「潮文」,這兩篇文章在傳訊效果上出了甚麼問題?當中有甚麼值得我們思考的地方?   各集重溫: 庫說通識       延伸閱讀: 10個不「婚前性行為」的理由 脫離自瀆小帖士

[聲音專欄] 耶青?

posted in: 中古文, 聲音專欄 | 0

  【庫說通識】第7集:甚麼是耶青? 耶青是一個網上流行的貶義詞,這個詞語有甚麼意思?它的起源是甚麼?它有甚麼值得大家思考的地方? 各集重溫: 庫說通識       延伸閱讀: 為香港求平安? WWJD?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