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來了,下一個到你

posted in: 政治 | 0

這張圖是給香港所有人的。 雖然《明報》在一些事件的做法令人難以接受,試過在關鍵時刻站了在高牆的一方,但始終這份報紙還是有不少追求公義的有心人在努力耕耘。我們常常用「明報主義」來諷刺扮各打五十大板的報導手法,但在眾多報紙被收編得八八九九的時候,《明報》其實已經算是多數時間會講人話的報紙。現在他們突然被空降一個而我們不知道他是誰的總編,你說有沒有可疑?如果你覺得沒有的話,那恭喜你,你可以快快樂樂地生活在1984的世界裡。 你可能會說我是因為他們的星期日副刊撰文,所以幫他們說好話。是的,我是為他們說話。突然有這種不尋常的人事調動,後果可大可小。這份副刊已經是碩果僅存會期期批判中共港共、關懷文化藝術保育社運,還可以左右共存的報章副刊。如果連這個地方也不保的話,我們只有死路一條,連喪鐘也不用敲。 仍在崗位的朋友,要堅持下去。 原文:kurskHK.net FB Page

十四巴掌短片與媒體事件

posted in: 男女, 網絡, 通識 | 0

(原文載於2013年10月14日《星島日報》) 早陣子網上流傳一條「掌摑十四巴」短片,片中一名年輕女子在街上掌摑了跪地的男友十四巴掌。片斷在網上迅速流傳,報紙在港聞版及動態新聞版面繪聲繪影地報導了事件,令事件變成社會話題。 如何判斷資訊是否可信 短片在網上流傳的時候,很多人在問,究竟這是真人真事還是宣傳片?因為數年前網上流傳過一條短片,片中一對男女在旺角街頭吵架,引來大批途人圍觀,最後大團圓結局,這條片在網上瘋傳,但最後證實原來是某劇團的宣傳手法。這種假裝偷拍情侶吵架的短片不時會在網上流傳,其實大多也是宣傳片。 今次的短片內容比劇團的那條片更加誇張,而且當中還涉及暴力和粗言,大家不免會問,這究竟是不是宣傳或者是演出呢?如果是的話,那麼我們認真的評論片中發生的事件豈不是「中伏」? 判斷資料的真確性,是通識科要教會同學的技能之一。要判斷這宗事件的真偽,可以參考以下幾點: 事件本身有沒有可疑之處。例如如果真的是宣導片的話,那可能是為什麼機構宣傳?如果是演出,當中有沒有破綻? 有沒有可靠的佐證資料? 主流傳媒記者有責任查證新聞,例如驗證一手資料、訪問當事人及證人、向權威機構查證(例如警方是否曾經處理此事件)等。  根據報導,記者已向警方求證,證實曾經受理此案件,而記者也找出了當事人的網上留言,證實他們的情侶關係。暫時而言,又真的沒有替什麼機構或電影做宣傳的跡像。不過,單憑這些資訊,仍不能百分百肯定是真是假。 新媒體事件 學者丹尼爾.戴楊及伊萊休.卡茨在1992年提出「媒體事件」概念,那是指一些在電視上令國民乃至世人集中注意力觀看的歷史事件,例如競賽(例如奧運會、總統大選)、征服(例如太空人升空)、加冕(例如就職典禮和皇室婚禮)。傳媒處理大事件的手法,往往會形成媒體奇觀,也塑造了社會的共同回憶。 丹尼爾在2008年提出了「表達性事件」的概念,隨著互聯網結合智能手機的新媒體普及,挑戰了傳統媒介的中心地位,塑造了新媒體與傳統媒介互動而成的「新媒體事件」,新媒體事件不一定是上述的大事件,也可以是一些無端變成風潮的小事件。在香港,類似的例子包括「巴士阿叔」事件、「D&G事件」和最近這宗「十四巴」事件。 這條短片在網上流傳,引起了傳統傳媒的關注,令事件由網上走向普羅大眾,而網上社群的意見、網上資料「起底」、不同版本的傳言、網民誤認澳門遊客是女主角等等,都是新舊媒體互動而成的結果,傳統媒體不再壟斷資訊,而社交平台(如Facebook)的普及,也加強了社會對於這種新媒體事件的參與感。 延伸思考題:  試舉出一個近年由政府策動,引起廣泛注意的「媒體事件」例子,並評價其效果。 有論指新媒體普及,社會事件的發展很容易變得民粹化,你是否同意?

信報中伏: 希拉莉哈佛演說

posted in: 中古文, 網絡 | 0

29/3《信報》專欄文章「二十年後中國是窮是富」引用了大陸網上熱傳的資料,就希拉莉在哈佛大學演說中指二十年後中國將成為全球最窮國家。 最初看到《信報》的Facebook page貼出連結,覺得那「中國將成為最窮國家」的說法有點熟口熟面,於是盡了一個網民的責任--去google一下中英文的關鍵字,果然是誤傳。 在2012年1月,美國智庫蘭德公司(Rand)發表聲明,說中國網上一篇熱門文章,說引用他們報告指”China will become the poorest country in the world in 2020″的說法是錯的,根本沒有那個報告。[聲明連結] 後來,又有人把說法改頭換面,說成是希拉莉在哈佛的演說,結果又瘋傳[連結],還騙倒了那位專欄作者。 其實就算像我一樣未聽過上述的澄清,照計這個說法聽上去怪怪的,應該足以令作者或編輯懷疑了,堂堂美國國務卿,如果在公開演說這樣「傷害中國人民感情」,怎麼沒有被傳媒炒熱? 相信《信報》會在復活節假期後刊登聲明更正了。  

投訴亞視-連結及參考內容

posted in: 中古文, 政治, 社會 | 0

我從未試過投訴電視節目的,今次真係忍無可忍。以下是我的投訴內容。各位跟我一樣不滿的朋友,按幾個制,讓這種跟袁世凱組織的公民團一樣不知所謂的節目打破投訴紀錄! “《電視通用業務守則一節目標準》第9章第2節: 「持牌人必須確保新聞節目,或有關香港公共政策或備受香港公眾關注而又具爭議的真實題材節目或有關前述議題的真實題材節目環節,能夠恰當地持平(個人意見節目除外)。真實題材節目是指根據真實資料製作的非虛構節目,例如新聞、時事節目、個人意見節目、紀錄片及採用調查手法報道的節目。」 亞視自編自導並直播一個「集會」,要求政府否決發出第三個免費電視牌照。這個直播節目涉及重要公共政策,而且涉及亞視本身利益,它使用大氣電波鼓吹反對引入競爭,內容邏輯紊亂偏頗,完全不符合恰當地持平的要求,嚴重侵害市民資訊權利。” 電視或電台廣播投訴表格   圖片來源:明報  

從張如城”中國的巨龍”看中國

posted in: 中古文, 強國, 政治 | 3

  大家記得張如城嗎?當年他的《真愛是真》和《友誼的光彩》令不少香港網友看傻了眼,他的真心而獨特的演出風格甚至讓他在無線的攪笑節目得到十多集演出的機會,那時候他只是一個十多歲的中學生。很多人看了他的MV或者演出都會問一個問題:究竟是誰讓他這樣娛樂大家的?聽說答案是他的家長… 張如城有作曲、填詞、唱歌、跳舞的真心熱誠,背後又有精神上和金錢上支持他的人,而大家又笑得那麼過癮,似乎沒什麼問題。當然,如果有一天,金錢上的支持停止了,他發現自己的才藝根本離開合理水平太遠,傳媒和網民消費的是他的真心地低水準而不面紅的演出,沒有金主支持,那根本不能持久。 算了,張如城現象本來只是個香港的無關痛癢小故事,不過,下面的MV可不是只關香港的小故事了。 張如城的三流演出竟然得到國家的支持,MV可以在天安門拍攝,還有中央電視台提供大量臨記(不知那兩個老外是不是中央台的)作完全不合格的演出,他們好像不想做又忍不到笑似的,那跟十分認真的好像在跳舞的張如城成了很強對比。這個MV告訴大家,張如城的騎呢已經衝出香港,進軍神州。我們不知道這個MV究竟又是誰出的錢、誰拉的關係、誰哄了有關單位,但我們看得見的是有人唱紅歌,就有機會,哪怕是如何騎呢核突肉麻,總之紅歌就是要人有人、要場地有場地。 在我國,張如城的紅歌不算離譜了。人家成都用紅歌醫精神病喇! 在我國,張如城也不算是極限了。人家有毛新宇少將喇!  看著疑似有官方endorse的《中國的巨龍》,我想到的其背後的國家寓意,以及咱們香港的… 不說了,你們懂的。   《中國的巨龍》影片連結:http://youtu.be/l57eMa5LVj0    (張如城) (毛新宇少將)

“中大迎新營玩死新生”的邏輯

posted in: 中古文, 社會 | 27

  要先說一句,願李博士一家節哀順變。 在港大的時候有上李博士的課,算是他的學生。李博士的講課十分精彩,作為學生的得益不淺,所以看到老師家中有事,感覺十分震驚,而且對蘋果這種不負責任的報紙感到特別憤怒。   不論看蘋果本身的內文還是其他報紙的報導,逝者遺書和生前都沒有提及迎新營的問題,蘋果怎能起「中大迎新營玩死女生」這樣的標題?這不單​對大學不公平,也是對逝者不尊重!還有,動新聞訪問張民炳,他憑什麼​評論「迎新營如果犧牲性命…很難接受」? 其實又是那個問題--年年報紙都會找大學OCamp做新聞​,今年剛巧有新生在OCamp之後輕生,無良報紙有理冇理就把​兩者的時序性強行說成是因果關係*。這種做法,無恥得令人​齒冷。 其實報紙的邏輯謬誤不是少見,以報紙編輯的識見不可能不知道有問題,例如經濟日報說「八十後教壞司機阿叔害死好警察」​,以同樣既邏輯,李克強來香港令到曾蔭權趕工害好警察跌至重傷,甚​至係中國收回香港主權害死好警察。很明顯這些邏輯都是荒謬的,可以偏偏很多讀者喜歡看,所以報紙才會樂此不疲。 個別大學的迎新營有沒有問題,不是本文討論範圍,那日後大家可以根據事實來討論。本文只是想指出報紙為了標題好看,妄顧最基本的邏輯和求真的新聞道德,那是可恥的。   (蘋果日報16/8/2011頭版,圖片實在令人心酸,所以筆者打了馬賽克)   註*: A發生之後,B發生了,所以A導致B,稱為「後此謬誤」。     延伸閱讀(一而再,再而三…):  喪屍頭條,民粹小報 我們需要小學雞A1頭條嗎?  

去政治、去歷史的義海豪情

posted in: 中古文, 教育, 社會 | 6

  關於《義海豪情》(下稱《義》)的劇情評論文章,Tommy大大已說得很完整了(詳見《論義海豪情的幾個根本問題》),小弟看了不足十集,主要是因為頂唔順其亂來的考據,所以間中看看他們又有什麼亂寫的情節。小弟在這邊只補充少許其他感想。   《義》在道具方面的無知和亂來,已經說過了。很多人說,劇集好看就得,不用太著重細節考據。好了,那些用時光機運回1930年代的汽車和PTU頭盔算了,那麼歷史呢? 簡單來說,整套劇是去歷史、去政治,甚至是去社會陰暗面的,一切都回歸無線師奶劇的格局。     去歷史:大東亞共榮萬歲 根據史書,日本入侵廣州之後,糧食及物資嚴重短缺,日軍及汪偽政權高壓統治,廣州民不聊生。可是劇中的廣州平民,餐餐有白米飯食,還可以上茶樓大魚大肉,而日本鬼子也是講道理的,甚至有不少好人,似乎日治時期的生活不比之前差。此外,劇中完全不見任何汪精衛的偽國民政府的存在證據。   去政治:沒有國民政府、沒有共產黨、沒有新中國 劇中前半部雖有提過國民政府,但所有政府機關完全不見有中華民國旗,甚至連國父畫像也不見影,這些明明都是當時的政府辦公室的標準陳設… 到了二戰結束,內戰席捲全國,但劇中的人物開口埋口都是說「新政府」和「而家個政府」,「共產黨」三個字完全沒提過,本來國共內戰是劇中一個重要的轉折位,可是完全「去政治化」了。新中國成立不是大喜事嗎?那是《建國大業》啊。 在結局前幾幕,劇中配角們提過他們的生活「慘」,那是當然的,劉醒的手足們都是國民黨軍公人員,反右和文革的時候肯定被鬥得死去活來,而包租婆是地主,也不能幸免。他們都活過來,也不是沒有原因,因為當時廣州是比較上沒那麼「革命」的地方,他們可能只是捱批而已。   去社會陰暗面:黑社會唔似黑社會、漢奸唔似漢奸 《義》裡面的黑社會跟日本皇軍一樣,基本上也是好人。所謂的撈偏,好像沒有做過什麼壞事(頭幾集比較似黑社會,後來則愈來愈似保良局)。他們在日治時期當上了不折不扣的漢奸,理論上抗戰勝利後根據當時的《處理漢奸條例》,跟日本人合作開煙館不算漢奸的話,沒有人是漢奸了。實際上,當時跟汪偽廣州政權勾結賣鴉片的巨商都被國民政府列為漢奸。   無線教育觀眾還是順應觀眾? 其實寫這些東西不是無聊,也不是想表現得像歷史御宅族,而是要指出TVB一貫以來,處理大部份有歷史背景的劇集時,都是「去歷史」、「去政治」的。 有說無線可能不敢在劇集提及國民黨的東西,這不大可能,因為在國內的電視劇和電影,那早不是禁忌了,而關於共產黨建國,更加是政治正確的題材。無線把劇集「去歷史」、「去政治」,相信是因為這樣比較吸引一般觀眾,換句話說,是無線當觀眾都是娛樂至死和對歷史政治無知的。以媒體理論來說,其實無線作為壟斷市場的大台,他們的去政治化的處理劇集手法,很可能起了「教育」觀眾害怕政治的效果,這其實是與1967年代港英政府與電視台只談風月民生議題的「默契」一脈相承。香港人什麼也覺得「政治化」的犬儒思想的強化,無線功不可沒。     題外話: 看了十集八集,印象中《義》曾經向以下作品致敬: 《太極旗飄揚》(第一集掘骨頭)、 《舒特拉的名單》(救人離開淪陷區、最後D人番黎佢個喪禮)、 《大時代》(又係響飛鵝山壽終正寢)、 《色戒》(陳法拉闢室除衫,個軍官坐響梳化度睇)、 《集結號》(俾人救咗入解放軍醫院,然後打韓戰立咗功)。 大家仲記得有既話請接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