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Cyber City跑到現在的愛情長跑

posted in: 中古文, 男女 | 7

  給今天結婚的S。 還記得當年我們還是用Pine(還是DOS那樣的畫面,行UNIX的原始email系統)來check email的時候,你已經和阿嫂開始交往。 你們認識的地方真的夠經典,那個叫做Cyber City*的地方… 是我們這些網上senior citizen的集體回憶啊。   我們當中由頭至尾只拍一次拖的人不多,你就是他們的佼佼者。這些年來,你就是這麼的穩重可靠。   畢業那麼多年,你的事蹟還是大家津津樂道的話題。學生會報編輯敢膽跟負責老師對著幹的,大概只有你一個。 你是我們當中最後一個結婚的,還記得當我們還是預科時代那次宿營嗎?那時我們不知為什麼會討論將來誰人先結婚,可是那時候我們連什麼是女孩子也不知道。不知不覺便十幾年了。   這些年來,我們都改變了不少,奇就奇在你的樣子由中學到現在還是那個樣子(身型還fit了),真的令人羨慕。   成家立室了,祝你和阿嫂兩口子幸福愉快。   早上見。   最後,送上校歌,three cheers to you!     * Cyber City: 90年代末一個響香港流行過既網上服務,用戶可以響入面用avatar公仔行來行去,可以入唔同既房間玩chat room、打牌、鋤大弟、捉棋。後來因為要收月費,所以即時用戶數量大減,最後關門大吉。  

DIY

posted in: 中古文, 生活, 男女 | 24

新生活之(2) 婚禮中很多東西都是DIY的,包括邀請卡、用作小禮物的書籤、教堂程序表、婚禮的進場前和中段的video等。 婚紗相的相簿,是太太拿著沖曬好的不同尺碼的照片,貼了兩晚而成的。 DIY的原因有二,一是本來自己喜歡做這些東西;二是自己做的不會像外邊的千篇一律。雖然自己做的未必比得上外面的,而且很花時間,但自己做的可以加入自己的想法,格外喜歡。 邀請卡和書籤是自己用Picasa 3做好了jpg file,然後拿到印刷店做的,做出來的效果不比外邊花錢請人設計做的差。不要小看Picasa 3好像很dummy,其「相疊相feel」的拚貼簿和貼上文字的功能非常之好用,而且效果奇佳。 共製作了兩款書籤,上圖順序是兩款書籤的兩面店員說多數人做婚禮書籤都用自己的婚紗相,為什麼我的只用童年照和自己拍的公仔照片?原因是我設身處地想像自己是賓客,見到只有新娘漂亮,而新郎不行的照片書籤,收到了之後不知究竟在教堂掉好還是在街口掉好。我的自我形象沒這麼高,而且也不想賓客難做,所以設計是以賓客是否會把它夾在書中為原則。 教堂的程序表是自己用Word排版,scan了自己畫的公仔,然後把pdf交給印刷店印刷的。多年來疏於畫畫,所以畫功退步了很多很多。當年和我一起考會考美術(即是現在的視藝科)的伴郎John兄說,「退步了,退步了….」 這是小弟的自畫像,至於Miss K的,我不敢貼出來,因為畫得不及真人漂亮。 平時見的進場前Video,通街都是”our love story”,一句caption也沒有,template來來去去都是那幾個,我過不了自己。於是我用Picasa 3的「電影」功能排好了相,然後用Video Studio X3加入部份caption、特效和背景音樂。出來的效果算是可以接受。背景音樂方面,我用了梁靜茹的暖暖和每天第一件事。 至於中段特別給太太的video,製作的過程真的很homemade,我是拿著一部Nikon Coolpix S6000,花了一天四出拍片的。這部新出的Digital Cam可以拍到高清(720p)短片。拍回來的短片,又是用Video Studio X3來做。用高清做出來的片,才可以output做16:9的DVD碟,那在婚宴場地的16:9電視播出來才有點電影感。整個過程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是我的電腦仍是五年前的單核CPU機,所以處理大量video的時候真的「疾」到冇人有。 這條片的音樂,用的是我和太太都很喜歡的短片”Signs“的其中兩段soundtrack(謝bigbrother之前給我的soundtrack mp3),多得soundtrack本身的感染力,令video的效果大為提升。 那video對於賓客來說,可能有點獨立電影feel,但太太喜歡,就足夠了。 (利益申報:那部Coolpix S6000是Nikkon提供的。我本身玩開Nikon的單鏡機的,我以玩開單鏡機的標準來檢視,覺得這部DC拍出來的質素真的很不錯,而且十分方便。還可以拍高清video做小核彈。) 西環7號差館對面 Miss K最愛的餅店 其他相辨:Nikon Coolpix S6000 Samples

女人

posted in: 中古文, 男女 | 23

 昨天叫大家出題,我有興趣的便寫。話說A字人提議了三個題目,應該都是他最有興趣或者最常做的題目:女人、表忠、不良嗜好。表忠這個題目,有A字人在,我們寫什麼也是班門弄斧。餘下的兩個題目,我想還是選一個我比較不熟悉的題目吧。不論根據《聖經》、《論語》,還是《天演論》,男人和女人天生是要走在一起的。其實,就算我是文盲,不知道這些經典,也會知道男人和女人要走在一起。抱歉我只能夠從男性視角去寫這個題目,如有女性主義者在場,請不要太批判。男性遇見的第一個女人,一定是母親。一般的男性自小都希望得到母親的愛,偏偏他自小便被教導要獨立堅強,如果太依賴母親,便會被視為裙腳仔。話雖如此,男性跟女人相處的第一課,還是來自母親。母親會愛錫自己,但母親也會有情緒波動,會發脾氣。自小男性便要學習一方面依戀母親,一方面學習不被母親的情緒影響。隨著年紀增長,男性離開母親愈來愈遠,他慢慢發現這個世界有其他女性。當他由小男孩變成少年的時候,他會為著自己留意其他性而感到罪過,會害怕自己變得不純潔。不過,慢慢地,他明白,這種不純潔,是天性。他的父親和學校師長,會告訴他這是很正常的,不過男性是有社會禮教要遵守的。就在天性和社會禮教之間,少男要學習取得平衡。少男會發現附近出現了好些含苞待放的成年女人,女人成熟,但遙遠,可遠觀而不可褻瀆。這些記憶,模糊不清,但成年男性聊天的時候,說起自己的慘綠歲月,才發現這經歷是集體回憶。年齡漸長,女人變得愈來愈不遙遠。愈來愈不遙遠意味著什麼呢?代表不再遠觀,而是要學習相處、應對。男性花了很多很多時間學習,包括如何面對女人的情緒和感性,他們很驚訝,為什麼女人是這麼的情緒化、這麼的需要愛、這麼難以理解…同時間,男性也要花很大的功夫,學習如何在女性跟前表現得不笨拙、不尷尬,如何表現得像一個男人…這些東西,都真的很難學得好。在二字頭的某個階段,男人總是處於某種的尷尬位置,他們還是太青澀,還是像個慘綠少年,在女人面前還是一個笨拙的傻仔,還是處理不好上述要學習的東西。隨著年月增長,他們慢慢掌握到那些東西的法門,掌握到其中十之五六之後,便要開始思想樹與樹林的問題。不幸地/幸運地,他們步入下一個字頭之時,他們突然發現世界變大了。這個詭異的瓶頸位,出現了無數可恨可惡的故事。他們當中的一些人,遇到會令他們停下來的女人。就是這樣,停下來了,就好像天空之城那瘋狂破壞的機械人見到了戴著飛行石的公主一樣。有男性會說,女人大都是「港」的。這個說法不太準確。女人都是情緒化、都是渴望愛、都是感性先行,但這不是港。對於絕大部份的男性而言,女人大都不港,只是港的女人的故事流傳得太快,就像東成戲院的女鬼可能只出現過一次,但成了幾十年來家喻戶曉的鬼故事一樣,而事實上香港是沒有那麼多鬼的。男人心裡大概有個感應飛行石的暗制,當他們遇上能與暗制共嗚的女人的時候,便停止破壞了。而能夠產生這種共嗚的,先天或者眼緣或者一見如故等因素當然十分重要,男人不少都是love at first sight的,但first sight之後,還有一個overriding factor,就是性格。正常智商和心理狀況的男人,都會知道這個overriding factor。說了這麼多字。其實都是道聽途說,如何有什麼說得不好的,請留言指正。另外,如何有什麼題目建議,仍然歡迎留言提供。

追、求、訂、結、離?

posted in: 中古文, 男女 | 13

今天買的信報夾了兩本結婚特刊,於是想起了這個題目。 聽過很多人說戒指的戴法是「追、求、訂、結、離」,即是五隻手指上的戒指分別代表的意思。我聽到的時候覺得很不合邏輯--手指公(拇指)戴戒指是滿清時代的滿人的做法,那是用來在射箭時保護拇指的。而離了婚的人戴戒指在尾指更加不合理,哪有人會這樣做告訴全世界他離了婚? 無名指的英文是ring finger,即是戴戒指的手指。西方比較普遍的做法是把訂婚和結婚戒指都戴在左手無名指。無名指上有戒指,很大機會是代表了那人將會或者已經結婚。至於為什麼是左手,可能是因為我們通常用右手,戴左手可以減少損壞戒指的機會。 中指戴戒指可以是沒有任何含意,不過在華人社會,部份人會把訂婚戒指戴在左手中指,結婚戒指戴在無名指。 那麼,結了婚的人會如何戴戒指?不少人只戴結婚戒指,有女性會把訂婚和結婚戒指都戴上,兩隻戒指都戴在無名指上(如下圖)。如果訂婚戒指戴在中指的話,就有跟無名指上的結婚戒指互相磨損的問題了。 西方的做法是把訂婚戒指(通常是白金或者黃金鑽戒)和結婚戒指(通常白金戒指)戴在無名指上 (圖: wikipedia) 參考資料: 關於訂婚戒指該戴在哪隻手指,中文的資料乏善足陳,討論區、百度知道和Yahoo知識上的過半資料似乎是亂寫的。 Wikipedia: Engagement RingWikipedia: Ring finger

上一代的愛情故事

posted in: 中古文, 攝影, 男女 | 31

上一代的打工仔愛情故事通常很簡單。 讀到小學畢業,然後出來打工,供養家中弟妹讀書,認識工友或者工友的朋友,平日一班人去野餐放風箏,合眼緣的便約會,約會不很久,女方帶男方回家見家長,家長贊成的便很快結婚,家長不贊成的便要分手,因為那個年代,拍拖不久便會結婚,女孩子二十三四歲還未嫁,親友便會開始替她們找對象… 家人反對未必一定會分手,有些女孩子會跟家人鬧翻,離開家庭跟男友結婚。她們有些會得到幸福,但是也有不少結婚後丈夫原來有問題,例如嫖賭飲吹,也有些會反過來向太太要錢,離家出走結婚的女孩子,通常被欺負不敢回娘家,也不敢讓娘家知道。最多只能跟知心的工友訴苦,我就是從媽媽口中得知不少這些故事。 聽過這樣的一個故事:有個工友阿姨買了個很小的玩具給兒子,她教兒子說那是另一個工友阿姨送的,因為她不敢讓丈夫知道原來她還有那丁點兒的錢沒有「貢獻」出來。 這張照片拍的時候是1974年,爸媽剛開始拍拖,他們是工友,相識經過很簡單,一起不久,媽媽帶了爸爸回家見外公,外公為人頗剛烈,媽媽很聽他的話。幸運地原來外公喜歡老實的人,爸爸剛好是個老實得不得了的人,於是外公跟媽媽說: 「他打工廠工,收入不穩定,你跟他一起,日後無論如何也是由你自己承擔了。」 外公這樣說,其實等於贊成了。後來他們在1975年結婚,而我在1976年尾出生,可惜在我出世之前,外公剛剛離世了。 結婚之後兩口子跟我爸爸一家同住,聽說阿嫲會欺負媽媽,那是另一個長篇故事了。 聽說那個年代認識對象不容易。有些工作性別不平衡,很難識到異性,到了二十幾歲,家人便會安排相睇,相睇對象通常是長輩親戚朋友的子姪,相睇,合眼緣,拍拖,很快便結婚。那個年代的人拍拖結婚很快。這些全都能夠用經濟學、統計學和社會學解釋的,不過在這裡說好像有點大剎風景。 早陣子,爸爸慶祝生日的時候說起以前的情史,似乎有些是未跟媽媽提過的。那些故事,如果他不是那麼老實,應該會精彩一點。不過,如果太精彩的話,可能今天沒有我和妹妹了。

給單身女士看的Act Like a Lady, Think Like a Man

posted in: 中古文, 生活, 男女 | 21

早陣子因為leona寫的《讀懂男人心 港女好出嫁》,所以找來了”Act Like a Lady, Think Like a Man”這本書看看。 這本書的副題是”What Men Really Think About Love, Relationships, Intimacy, and Commitment”。即是這本書是寫給女士看的。裡面的幾個副題,頗為耐人尋味,值得在這裡討論一下(不代表本blog立場)。The Three Things Every Man Needs 書中說男人需要三樣東西:Support, Loyalty, and the Cookie。Support是指精神言語上的支持和鼓勵等、Loyalty不是那些清末民初的男尊女卑,而是不論貧病失意,對方也肯家在自己身邊的忠信、Cookie是指親密行為的暗喻,那是指有感情基礎的親密(kursk按:那是美國書,所以cookies是指性,不過書中也提到這個在什麼時候發生女性是有話語權的,那可以是婚後的)。 “We Need to Talk” – and Other Words that Make Men Run … Continued

解說「敗犬」現象

posted in: 中古文, 教育, 男女, 社會 | 12

  最近在看台劇「敗犬女王」,所以有寫這一篇的念頭。 定義及來源 根據維基百科條目,「敗犬」一字來自日本,是指「年過三十未婚的女性」。敗犬一字興起,始於2003年,日本作家酒景順子出版了《敗犬的遠吠》一書,內容提到:「美麗又能幹的女人,只要過了30歲還是單身而且沒有子嗣,就是一隻敗犬」,書中作者以「負け犬」(翻成中文即「敗犬」)自嘲像是喪家之犬一樣,遭人排擠。此書熱賣令使得敗犬一詞大流行起來。 我第一次看到「敗犬」一字,是在大前研一的《M型社會》。當中提到「敗犬族」和「銀髮族」(退休人士)一樣,是高消費族群。敗犬族一字見於管理學大師的著作,可說是登堂入室了。 在男女比較平等的香港看「敗犬」這個字,其實有一點政治不正確。我們一直是用「單身貴族」來形容三十以上的未婚女性。當然,你會說有些人會用「老姑婆」或者「古井」來形容她們。不過,如果香港有一本像《M型社會》般的社會學書籍,作者肯定不敢用「老姑婆」這樣帶貶義的字。 不同角度看敗犬現象 如果用女性主義的角度看,「敗犬」一字幾乎是罪無可怨的貶義字,因為它的含義是女人一定要出嫁才能快樂地生活,過了某個年紀還是單身便會被社會歧視,而她們的才幹、社經地位、學識都被忽略了。另外,男人過了三十歲還未婚(例如小弟),不會被嘲笑為敗犬,這也是性別角色定型的一種。 當然,如果從流行文化研究的角度看,「敗犬」一字其實有其特別的意思--它代表了某個族群的集體認同。不要忘記,「敗犬」最初是女性作家的自嘲說法,而這概念漸漸演化為單身女性族群的代名詞,而這代名詞是用作自嘲或者互相勉勵的話,則成了一種幽默。 「敗犬」市場的商機 《M型社會》指出,「敗犬族」屬於高消費族群,「敗犬」概念背後的商機,可以很大。最佳例子是台劇「敗犬女王」大賣,正正是社會對於三高女性(高學歷、高收入、高歲數)愛情故事成人之美的良好願望的共嗚,也有評論指這是社會上的確有這樣的一個「敗犬族」市場。 至於香港呢?雖然香港還未有開宗明義的「敗犬族」電影和處集,但隱含了單身女性自嘲自勵的產品多不勝數,當中包括: OL代言人楊千嬅的電影和歌曲,是其中佼佼者。例子包括「每當變幻時」和「千杯不醉」,還有她的大量OL愛情歌。 Stella So在星期日《明報》連載的「老少女基地」,就是講述她和一班同年的姊妹尋找結婚對象的趣事。 另外,無線電視劇「窈窕熟女」,也可說是另類的「敗犬」劇集。 敗犬族真的是一個龐大的市場嗎?如果從數據分析,答案是肯定的。根據2006年的中期人口普查的數據,整理後的數據如下(資料來自舊文《再思港男”問題”》): (表一)以性別及年齡劃分的最高就讀程度:學士學位 年齡 性別 本地 其他 總計 男女差額 20 – 24  男 39105 19228 58333    女 46571 21253 67824 -9491  25 – 29 … Continued

生活軼事(7月19日)-n個為什麼

posted in: 中古文, 政治, 生活 | 3

為什麼我們常常嘲笑民建聯? Facebook上有朋友留言說「DAB的人不是不懂一些新事物,但大家可以見到這個海報設計比較老土,也只會用電話及親身會面的傳統方法和市民接觸。大家可以笑,但也不要忘記他們的宣傳目標對象大部份也不會上網,而傾向使用這些傳統渠道。你們在取笑DAB時,也在取笑支持DAB的選民,這些人之中,不乏老人、窮人、低學歷低技術的人、新移民等弱勢者。」 為什麼我們會嘲笑DAB議員說錯話? 那是因為他們是立法會最大黨,他們是市民的代表。一個普通人說錯同樣的話,我們當然不會笑。嘲笑民建聯議員攪錯常識、說錯英文、不理詞彙義思胡亂使用,是因為他們正正掌握了席位和資源,我們對他們要求高是正常的。另外,更重要的是他們胡亂使用常用字(把博客一字胡亂使用), 誤導他們的服務對象, 更加要加以批判。嘲笑他們不代表嘲笑他們的服務對象,而是要他們做得更好。 至於嘲笑他們的Rap歌,我真的很想找出想這個意念的人,提醒他下一次不要再這樣做了。以為很潮,其實是變成了反宣傳,趕客效果強大得很。拿他們的Rap歌來嘲笑,無可否認,是想推他們一把,讓更多年青選民明白這個政黨與他們有多大的鴻溝(其實被推的不只民建聯,還有公民黨)。 為什麼我們會討論o靚模? 即使我們不願承認,但不認還須認的是我們不論男女,也被她們的天賦本錢吸引過眼球。她們capitalize她們的天賦本錢,值得批判的是她們年輕所以腦筍未生埋?(其實她們絕大部份年紀已經成年,可以投票)是她們令女性身體當作商品來賣?(但沒有罵三級女星)。 我們起勢批判o靚模的時候,不妨問一問自己,有沒有批判過跟她們差不多年紀出道,比她們演出更大膽的混血模特兒?為什麼我們只罵o靚模,不罵mix模?說到底,人們當了本地出產的o靚模是自己的女兒/女友/姐姐/妹妹,用了看待自家細路女的態度來指責她們。 如果我個女想做o靚模,我會點? 看到有人這樣留言問tommy兄,我也想了想。我的答案是如果她清楚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準備好承受由此而來的壓力,想清楚為什麼要這樣做,我不會反對,始終那是她的人生。如果我有底線的話,我不希望她會傻吓傻吓,不知自己的定位是什麼,決定了之後會後悔。 為什麼要行婚紗展/書展/電腦展? 這是個很簡單的經濟學問題:銷售者和消費者也需要對方,這些展覽為他們提供了一個很好的市場,降低了他們的資訊成本(information cost)。對於銷售者來說,找顧客容易了,生意額也有提升;對消費者來說,不用四處找,而且因為銷售者集中了,要以折扣競爭,得到優惠的機會也大了。 不過婚紗展和電腦展跟書展有不同的地方,就是消費者的消費週期的金額很不同: 婚紗展:一世人大約結一次婚,金額是5位至6位數字 電腦展:幾年買一次電腦,金額多是4位數字 書展:年年都可以買書,金額通常是3位數字 我們說書展是文化場合沒有問題,不過有美麗的誤會,以為那只是一個文化場合。那其實是一個散貨場。而且,如果你是愛書人的話,你不會一年去一次,像採購一般貪個八折,買十來廿本書回家,老老實實,一次過買十幾本書,你只會看頭幾本。 為什麼我的Facebook的note會有世澤與網民的對戰? 有一天開Facebook,看到黃世澤與另一名網民在我的那篇《民建聯的「議員博客」》留言論戰。事實上兩位仁兄也不在我的friend list之中,為什麼會這樣的?因為我的在xanga網誌文章是會同時以note形式在facebook出現的,如果有朋友分享了我的note,在我friend list以外的用戶便可以留言。 對於在我的網誌留言中出現的論戰,我通常採取中立態度,就像客棧的老闆一樣,五湖四海的江湖好漢也可以來,他們在我的場地比試,我甚少參與。若非出現粗口或者侮辱性言論,我是不會刪留言的。 Facebook作為敝blog的第二平台,效果也是不錯的。 生活軼事,逢星期日上載。(tag: life)

婚宴

posted in: 中古文, 生活, 男女 | 9

已過了常常參加婚宴的年紀。 見過不少世紀婚宴,場面浩大得很。我想攪手一定煩死了。 也出席過像歡樂滿東華的婚宴,雖然有些新人和他們的親戚的表演令人吃驚,不過只要新人享受就好了。 也出席過規模較小的婚宴,也可以很愉快。 婚宴大小與否、歡樂滿東華與否,也是個人的取向。結婚的是他們,不是我。我來祝福新人的,他們開心就好。 年輕的時候逢show必到,即使是非常不熟悉的朋友的邀請也不會拒絕,後來才明白原來只是幫手夾了錢,順道見一見n年沒見的君子之交。後來才明白可以推說沒有空。 有些時候,看到世紀巨大婚宴,規模有如獅子會攪週年晚宴一樣,心裡不解。後來才想到可能是男家、女家是做生意或者是有頭有面的,面子和交際少不了;也可能是新人本身需要聯絡行家,那也是實際的考慮。如果沒有這些需要,婚宴規模可以小得多。 如果不是在教堂行禮,而是在婚宴行禮的話,婚宴攪得浩大一點也是應該的,對於新人來說,行禮時多些人見證,隆重一點,回憶也多一點。不過,如果是在教堂行禮的,人數已夠多,也得到牧者的祝福,婚宴簡單一點也無妨。 另外,聽過不少鬼故,是家長不斷改變期望。因為在婚宴籌備期間,總有不同的意見,最後的席數可能有如興建北京鳥巢一樣,完全失去預算。如果父母是隨和一點的,是很大的祝福。 聽說有些月份是沒有人結婚的,例如清明和盂蘭節附近的日子。如果可以百無禁忌,在這些日子結婚,大概是不信傳統信仰的bonus。 有時候,有朋友結婚不大攪,只請親戚和幫手的兄弟姊妹,也是明白的。不是人人喜歡大的排場,出席婚禮,送上祝福,替新人高與,已經很開心。 後記: 寫的時候,想起很久以前的舊文《婚紗的重量》。好像還很年輕的時候…

經濟學家: 為什麼人會結婚?

posted in: 中古文, 男女, 閱讀 | 16

The Economic Naturalist: Why Economics Explains Almost Everything (link) 最近讀這本閒書,頗有趣的。作者嘗試用經濟學來解釋一些日常生活看得見的東西,例如為什麼牛奶的盒是四方的,而汽水罐是圓的?為什麼雪櫃的冰格沒有燈而下格有燈?為什麼神風敢死隊還要戴頭盔? 當中有一節是關於男女關係的,裡面我最感興趣的問題是「為什麼人們要結婚?為什麼他們不會不停的換對象?」 首先我們假設人是希望得到最好的伴侶,那麼大家大可以天天上yahoo有緣人、speed dating、蘭桂芳找伴侶,還可以換完再換,有機會愈換愈好。那麼,為什麼人們要結婚? 作者以租屋為比喻,假設你找到了新工作,打算搬到一個工作附近的地方。你會到這地方四處睇樓,不久,你便會知道以你的budget,你大概會找到怎樣價錢和質素的租盤,然而,找了一段時間,你知道available的租盤大概都是那樣子,愈找得久,邊際效益愈低。 於是,在云云差不多水平的租盤之中,你找到一個較為合心意的,你明白如果你不租,繼續找下去,邊際成本會愈來愈高(因為你快要返新工了),而邊際效益愈來愈低(找到更好的租盤的機會愈來愈小),於是你希望可以租下這單位。 你跟業主傾租約的時候,會提議簽訂多長的租約?一星期?一個月?三個月?一年?對於大部份的業主和租客來說,他們不會喜歡太短的租約,因為不論是業主找租客,還是租客找業主,都需要時間和金錢,太頻密的的searching涉及成本過高。 另外,對於你來說,一旦租了一個單位,便會投入時間、金錢和心機來執好間屋、添置家具、習慣那環境,這些投入的回報期不會是一兩個月,所以你會希望簽一張長一點的租約。 當然,業主和你簽署租約,意味著你們已經commit,代價是業主不能把單位租給他人,你也不能隨便走人,租另一個單位。同時,市場上的其他人,也會知道你們已經退出市場,不用再找你們傾。這種「犧牲」,換取的是一種「保障」,確保大家不用再付出成本尋找交易對象。 這是一種cost-benefit分析的結果。簽約這種committment,意味著保障的好處大於放棄機會的代價。結婚就是類似這個租約故事。 以下的是我的讀後感。 不過大部份人的租約是永久的,因為隨著年紀增長,你繼續尋找而不commit的成本愈來愈高,而找到更好而又是單身的對象的機會愈來愈細,於是便會結婚,向其他潛在的競爭者宣佈你們退出市場,以放棄換畫來換取保障和安全感。 加上如果要生兒育女的話,這種保障是必須的-試想像當你新居裝修好、訂造的傢私到齊了,入了伙,然後業主告訴你你的租約要完了,你怎麼辦? 當然,這只是純粹cost and benefit的分析。當中沒有提及情感因素什麼的。作者在那一章的結尾也提醒讀者,這只是一個普遍的分析,當中的風險因素很多,而且人類情感的複雜性,有時候超出我們的理論解釋範圍,有婚姻輔導者指出,婚姻出現問題的人,往往就是把婚姻的cost and benefit分析得太透徹的人。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