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東TOUCH復刻版》看1995年香港啲年輕人做緊乜

posted in: 政治, 生活, 男女, 社會, 網絡 | 0

【引言】 行過報攤,我以為自己思覺失調,點解會有1995年嘅《東Touch》賣?活咗響自己中學時嘅回憶裡面?唔通我對現狀不滿到呢個活響回憶嘅程度? 原來係因為東Touch停刊,所以出番復刻版,裡面啲料真係會睇到啲90年代少年眼濕濕。

處理FB Friend Request的準則

posted in: 網絡 | 0

我的真身ac( www.facebook.com/kursk1943 )積壓了三百幾個fd request,因為我會看看每一個request的新朋友的背景資料,所以比較花時間,為加快回覆的速度,以下A類的request會盡量先confirm: A. 盡量先confirm的: 1. Profile pic看來是真身的人; 2. Wall上看得出是有真實生活的人; 3. Album有生活照的; 4. Mutual friend內有可靠的人; 5. 會在新/舊媒體上發表文章的人;或 6. 跟我有共同喜好的人(例如喜歡踩單車、關注某些社會議題、德國隊或拜仁支持者) B. 至於以下的request會立即delete: 1. 擺明是賣廣告的假ac 2. 擺明是用來打機的假ac 3. Profile pic是model 4. Wall上貼有我認為是offensive的東西的人 5. 那些政治類的分身account的request,我不一定會delete,而是會很小心處理才confirm C. 有一類request我會按下不表,直到三五七年後,請見諒: 1. 與我實際工作場所有關的任何request (舊生例外) 2. 我有直覺覺得是與1.有關的request 3. 我相信在某些議題(例如意識形態、宗教觀)上會十分討厭我的觀點的用戶 … Continued

Facebook碎碎唸-強國/港大/TVB/自慰

  (2012年2月初這個星期的Facebook碎碎唸)   1. 關於「自駕遊」問題 同城化的潛台詞是大陸化. 如果同城化之後, 法制人權跟著先進那邊做法不一定是問題, 但如果是調轉的話, 我寧願不要同城化. 明報新聞網-副刊-星期日生活-封面–周日話題﹕來吧,不要什麼都應承-20120205   2. 蝗蟲想像  原來蝗蟲想像不是新鮮事… 中國在韓戰中使用的人海戰術,的確沒有比蝗蟲更乎合這個想像。 呢一期TIME係1950年年尾, 當時中共既軍隊已經進入朝鮮。 轉自Simon Shen: [六十年前左右論爭] 1950年美國《時代雜誌》封面:毛澤東與「蝗蟲」 3. 強國對叙利亞人民的貢獻 i. 叙利亞人民感謝我國在聯合國安理會行使否決權。 圖片轉自微博   ii. 我比較有興趣看看強國網管會不會刪聯合國的帖子。 (轉自微博)[email protected] : [关注叙利亚局势]法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阿罗德对中俄阻碍安理会的行动感到愤慨,他表示,对安理会、叙利亚人民以及爱好民主的人来说,今天都是悲伤的一天。阿罗德指出,历史会严厉审判那些不支持阿拉伯联盟计划、且与屠杀自己人民的政权为伍的人。国际社会不能对叙利亚人的悲剧命运置之不理。」 4. 自慰請遠離學校 (關於4/2/2012 11:00pm 無線節目《我的2011》) CCTVB痴線架?  乜而家可以有錢就可以有幾十分鐘時間唱衰輸左官司既人架? … Continued

Facebook碎碎唸

posted in: 中古文, 生活, 網絡 | 4

  2012年第一次Facebook唸唸碎:   關於「起底」 今次我來講句唔啱聽既說話吧--理論上放得上網又設定為public 既野就唔算係咩私隱,人人都可以睇。不過呢個世界真係有d 人完全唔識咩叫保護自己私隱,撞啱呢d 人公開晒自己既個人資料同私密照片,大家睇咗就唔好騷擾人了,落人口實就不太好。   關於D&G聲明 果個歧視港人既「陳述」,的確係涉嫌來自海港城既實Q,但第二日仲敢出黎兇記者果個T先生又點計? 881903.com 商業電台 – D&G強調無意冒犯港人   關於海港城聲明 海港城呢個星期五既聲明唔算好有誠意,但總好過冇(D&G至今仍然企硬)。海港城果個講話「只准大陸遊客影相」既西裝保安平時似係慣咗作威作福,擺出一副家丁咀臉,出口傷人。地產霸權、商場霸權,往往最具體表現就係黎自呢D作威作福既人。前線員工本身可能因為教育水平低,於是上頭叫佢乜就乜,試問冇霸道既管理層,又點會有霸道既前線員工? HarbourCity‘s status   關於泛民特首初選 & 林峰攞獎 大家似乎緊張金曲金張多過泛民初選。BTW,關於這兩件事,我一隻字都冇提過(除咗呢個post)。   關於政總退伍軍人菌  見到政總惡菌纏身,就諗起《搵鬼信》。   關於IES 如果這世界上真的有死亡筆記,考評局發明IES交六次分數的那位仁兄千萬不要上電視。

王光亞算老幾?

posted in: 中古文, 強國, 政治 | 0

  (Facebook唸唸碎系列) ‎1. 以官階計,王光亞算老幾? 2. 一國兩制係指導原則,在不死老江年代,大陸官員係唔敢對香港指手​劃腳,而家呢? 3. 大陸既官當正自己係boss同master,所以咪咁多屁民被剝削欺壓、咁多異見者被失蹤囉。 呢d政治上既觀念差異引發既河水犯井水問題,只會一日比一日嚴重。各位特區P民,五十年不變?你以為是真的嗎?   林行止:請問王主任 怎做孖士打 – 香港雜評 commentshk.blogspot.com 王光亞以港澳辦主任的京官身份,對着一班香港北訪的大學生,批評​特區政府公務員;他們的缺點,王氏如數家珍,有「執行強、規劃弱​」、「不知道怎樣當波士(Boss)、不知道怎樣做孖士打(Ma​ster)」,如此這般,港政了無起色,香港可能由繁盛走向衰落​,他遂下結論:「成也英國、敗也英國」,與在「一國兩制」大纛下​京官對香港事務指指點點以至直接干預無關!? 對香港公務員的評價,意味王主任不僅同意包括筆者在內的不少論者​的看法,更與末督彭定康同調,在問及對曾蔭權當行政長官的看法時​,他答得巧妙:「曾蔭權是個勤勤謹謹規行矩步的公務員(Cons​ummate civil servant)」。香港公務員有辦事能力而乏政治識…  

盜鈎者誅,竊國者侯

posted in: 中古文, 政治 | 1

  (Facebook唸唸碎系列)   先看看這段新聞節錄: 有線寬頻 i-CABLE : 女子騙綜援罪成押後判刑 「法 官 葉 佐 文 質 疑 社 署 在 被 告 還 未 定 罪 之 前 , 為 甚 麼 已 經 停 止 向 被 告 一 家 發 … Continued

CNN介紹的亡命舢舨…我坐過

posted in: 中古文, 城市景觀, 生活 | 1

  (Facebook唸唸碎系列)   CNN GO介紹45個香港另類景點,其中一個是香港仔去南Y島的亡命舢舨 (參考連結文章內的”5. Go to Lamma the scary way”),阿婆亡命舢舨我都搭過,香港仔海傍會有阿婆兜客,隻舢舨只坐到大約8個人,出海之後拋到好似就黎反艇咁,又冇救生衣,真係好驚嚇。不過揸船個阿婆成八十歲咁長命,應該安全掛…. 45 Hong Kong sightseeing tips your guidebook won’t include (CNNGO.com) Alternative Hong Kong sightseeing: Forty-five local Hong Kong surprises you’ll only find if you wander off the beaten … Continued

以為花了錢就是大爺

posted in: 中古文, 強國, 政治 | 0

  (Facebook唸唸碎系列)   以為花了錢就是大爺,但始終豬塗了口紅還是豬。自己滿手鮮血、專制腐敗,燒錢買超大廣告位就以為靠塗​脂抹粉可以是萬人迷。西方諺語”Putting lipstick on a pig”就是這個意思了。 「新华社纽约时报广场最大广告位开始试运行,这块液晶显示屏高约​19米,宽约12米,是纽约时报广场最显著、最大的广告位置之一​,据称这一地区最优质的广告牌租金可达每月30万至40万美元。​」(財新網http://weibo.com/1663937380/xh​zZdcC17)

司徒華的最後誘惑

posted in: 中古文, 政治, 生活 | 5

  (FB唸唸碎系列)   事先向大家說聲對不起,因為小弟最近忙於螞蟻搬家,所以沒有寫太多字的精神和時間,所以想出了一條死橋,就是把FB和Twitter寫的東西來批註成短文。希望大家不要介意。至於搬到哪裡去,那是個秘密,知道的朋友不要留言爆出來就是了。   回憶錄摘錄﹕不滿社民連「奪位」 支持公投變反對 (明報 18/7/2011) 【明報專訊】《大江東去》的第六部分,亦即全書最後一部分,記​述有關內容時,華叔已證實患上末期肺癌。首篇主題為「是誰出賣香​港民主?」,講述華叔原本有意推動民主黨加入「5區公投」,屬意​副主席劉慧卿、公民起動何秀蘭和職工盟李卓人一起辭職再選,到他​「經過一段時間觀察,察覺社民連的目的,是想搶奪民主黨的領導地​位」,2009年11月時便公開反對「公投」。 個標題中晒–「是誰出賣香港民主?」 你說理念不同而反對公投運動還說得過去,但理念你是認同的,卻​為了一黨之利而抽整個陣營後腿,民主黨也不能怪人高叫票債票償。   史兄留言說司徒華要民主黨不參加公投運動,才會令社民連搶奪了民主黨的領導地位。觀乎現在民主黨的聲勢和群眾對他們的反應,這個說法甚是正確。 根據司徙華的回憶錄,他對於中共還是有一種我們這一代人不會明白的痴情,這或許解釋到為什麼他在回憶錄還是要冒著玩死民主黨黨友的風險自爆跟中共的關係,也解釋到為什麼北京能夠成功打動他「提出」那個「改良」方案,還在回憶錄振振有詞地這樣對於胡溫和習近平有什麼幫助。 其實認識一些前輩在五六十年代真的是對中共抱有極大期望的,他們當中有些人真的跑回去建設新中國,結果悲劇收場,而在香港活動的本土親共人士(又稱土共),他們雖然在文革後發現一黨獨裁的可怕,或者在六四那幾個月義憤填膺,但最後還是對黨的感情大過一切,他們不一定是「搵食啫,犯法呀」那一種,而是真的在精神和意智上回不了頭,用這一代的講法,就好像被洗了腦一樣。那種被洗腦的程度是我們這一代人不能明白的。 不過,話說回來,我一直都不支持民主黨,政改一役,只是不滿之上加上反感。如果我的區議會選區只有民主黨和土共,我大概會投一張寫滿字的廢票。不過我住過的地方從沒出過民主黨區議員。   這個問題所有港人都應該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