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例代表制效應(2012版)

posted in: 中古文, 政治 | 0

  [原文載於香港電台通識網。主要對象讀者是學生,所以盡量寫得比較淺易。]   什麼是比例代表制?  立法會選舉結果塵埃落定,這次選舉的結果有幾點值得留意的地方,包括當選的黨派眾多、配票策略決定勝負、抗爭型黨派不再小眾等。  其實不同理念和立場的候選人,都會有與其理念相近的支持者,問題是多還是少。這些政黨的定位很少會完全重疊,它們各自有各自的市場。不論是親建制的還是反對建制的,每個主要政黨都有其明顯的定位,它們各自有不同的選民社群。  根據立法會直選議席採用的「最大餘額比例代表制」,候選人組成不同的名單,選民投票予他們屬意的名單,名單得到足夠百分比的票數便可取得議席,每個議席所要求的選票數目計算方法是「黑爾數額」(Hare quota)*,其計算方法如下:    總有效票數 ________   議席總數   根據黑爾數額計算議席之後,餘下的議席便以「最大餘額」計算方法分配,即是哪張名單餘下的票數最多便可得餘下的議席。 舉個例子,如果總票數是100000張,共有5個議席,即是取得100000/5=20000張票才能當選。假設共有4張名單角逐,其得票如下:    得票 百分比 以「黑爾數額」計算取得的議席 最大餘額 取得議席總數 平均每席所需票數 名單1 45000 45% 40000(2席) 5000 2 22500 名單2 43000 43% 40000(2席) 3000 2 21500 名單3 7000 7% … Continued

泛民大敗,誰之過?

posted in: 中古文, 政治 | 2

立法會選舉差不多塵埃落定。以下是幾點觀察: 1. 建制(包括民建聯、工聯會、新民黨、西九新動力、謝偉俊)配票已經到了爐火純青境界,他們在新東以外所有選區分拆多條名單而全部以幾乎剛剛好的票數當選,只有新東工聯會葉偉明及公民動力龐愛蘭未能當選。 自由黨似乎自2003廿三條一役之後,仍未在直選得到建制配票系統的庇佑。廣義民主派得票率由上屆的59%跌至55%,所謂的「六四黃金比例」在反國教議題熾熱氣氛之下也告失守。得票率下降的同時,議席不成比例的大跌才是真正的災難。民主黨和公民黨兩大泛民政黨正正是這場災難的核心。 2. 民主黨和公民黨是配票的反面教材。民主黨在政改一役之後在泛民光譜的聲勢大不如前,但仍冒進分拆多條名單,結果在新西李永達和陳樹英分開兩條名單,加起來有三萬多票,但分了票之後分別落選;新東分拆三條名單,結果黃成志、蔡耀昌名單加起來也是有三萬多票,分了票之後也是雙雙落選。 陳樹英和李永達分別以獨立名單出選,希望陳可以繼承何俊仁在屯門和元朗一帶的基本盤,這個盤算的最大問題是民主黨本身支持度已經大跌,加上吸票女神余若薇出現,結果兩支隊伍都失敗收場。民主黨的新界東策略更加離奇,新東重點人物鄭家富以及將軍澳人氣樁腳范國威因政改問題退黨,民主黨彷彿覺得這一切都不會影響得票(結果就是范國威取得2萬8千多票當選),仍然排出三條隊出選,這實在是匪夷所思。這大概反映了民主黨在考慮名單的時候不是自視過高,就是昧於形勢。 3.公民黨在港島和新西的「明星排第二」策略完全失敗--吸引到大量選票,但兩邊的明星陳淑莊和余若薇雙雙落選,倒票落海。 余若薇在港島區民望一向所向披靡,但她轉戰選民階層分散、小區效應更強的新西,已經是非常冒進的決定,而陳淑莊的聲望始終跟余有一段距離,她想重覆上屆余若薇掛第二,然後當選兩席的方程式,十分勉強,這還不計公民黨在幾宗官司事件上被抹黑而流失大量保守中產選票的影響。結果,陳、余的方程式浪費大量選票而落選。始終選民取向是個動態均衡,他們會考慮的因素很多,包括棄保,好一部份港島選民見陳淑莊未必能當選,但又可能影響競爭末席的何秀蘭,就更加會棄公民黨保何秀蘭,令陳的票數再跌。 4.九東黃洋達和陶君行同時敗選,這是一件十分可惜的事。其實誰加入哪個選區搶誰人的票不是問題,正如沒有人會指責阿牛或張超雄空降。選舉就是開放的較量。 選前已經有預測指掌握大量鐵票的民建聯和工聯會會準確地配票給謝偉俊,令一直在民調稍為領先謝偉俊及陶君行的黃洋達落敗,因為兩者票源和聲勢接近,加上壹傳媒全力打擊黃洋達,要呼籲棄保實在困難。根據非科學化觀察,很多支持抗爭路線的選民沒有進行棄保,反而再動員家人配票給黃、陶二人,令票源分散,黃洋達以千多票之差敗給謝偉俊。 5.民主黨地區直選得票率由2008年的20.6%(約31萬票)跌至今年的14%(約24萬7千票),直選議席由7席跌至4席。議席的減少還可以歸咎於分拆名單策略問題,但得票率大幅減少則是另一回事。民主黨損失的那6個百分點得票率,是他們在新東全盤接收了前線劉慧卿的選票之後的數字。他們在新東、新西和九東得票率大跌,雖然可以歸咎於何俊仁和涂謹申轉戰超區、李華明不參選、鄭家富及范國威退黨,甚至余若薇吸票,但問題是如果他們的路線得到選民認同,得票率怎可能有這樣嚴重的跌幅? 他們在選舉過程中,被其他泛民政黨質問時仍不斷堅持自己做法正確,到了選舉前數天才在蘋果日報訪問中承認他們做法有問題,有這樣的結果,民主黨領導層應該考慮引咎辭職。 6. 公民黨的得票率和上屆相若(約14%),由上屆社民連分裂的人民力量得票率跟以往的社民連差不多(約10%),加上今屆的社民連得票率(5%),可以說走抗爭路線的政黨加起來大約有15%選民支持,相比起上屆的10%,這反映了香港社會愈來愈多人對現況感到極度不滿,其實最近多次大型抗爭也聲勢浩大,也可見一班。 7.上述兩大失敗者--民主黨和公民黨的最大共通點是他們的最大支持者都是壹傳媒。壹傳媒為民主黨和公民黨不停告急和打擊人民力量,結果還是民主黨大敗、公民黨把選票浪費掉,作為疑似的泛民造王者,壹傳媒完全不合格。 8.發稿的時候超級區議會仍未完成點票,但似乎劉江華很有可能落選。撇開建制派有心放生馮檢基作為談判酬勞這陰謀論不計,似乎建制派在這種大選區的選舉配票工程尚未成熟,做成搶票情況。   [2012選舉系列之8]

2012立法會候選名單短評

posted in: 中古文, 政治 | 1

  [2012選舉系列之7] 五區直選、教育界、資訊科技界、超級區議會界名單短評。內容純屬個人意見評論。   Part 1: 分區直選   九西 見到紅底黑字嘅「毛」字,仲以為係新東毛哥。其實我和太太都認為毛孟靜論壇表現一般,但怎樣也比民主黨告急令她敗選好。 我家兩票,一票會投給她。另一票則是痛扁抹黑學民思潮的蔣麗芸、拉布令五司十四局和替補惡法下馬的黃毓民。   (圖片連結)     港島   其實陳淑莊、劉嘉鴻我也覺得OK,不過我過去兩屆一直都是支持Cyd Ho的,這個議會內沒有人比她更敢冒天下之大不韙支持被歧視的社群。我在2004年當她的助選義工,那一次她因為民主黨扮告急而僅敗,自此我有個情結,就是對那些扮告急的大黨十分厭惡。雖然我很支持陳淑莊,但我更擔心陳排第二位,再配合強大宣傳會把大量選票浪費掉,間接令2004年的不幸重演。   新西 接著講講我最不熟悉的新西。平日踩單車由錦田去到屯門,又或者去荃灣接放工,感覺好似幾個不同嘅選區。這一區我沒有什麼建議,唯一想說的是民建聯陳恆鑌和工聯會麥美娟的乞人憎程度,直迫梁美芬。 這一區余若薇擺出民主女神排第二的屈機陣式,有可能取得第二席。她跟港島名單不同的是,她是余若薇。如果她真的能夠當選,希望她不要再那麼錫身,像政改這種關鍵時刻出來擔當一個能夠凝聚全港市民支持的角色(當然,還是要小心民主黨抽後腿)。 郭家麒、余若薇 | 民調排名及勝算 | 主場新聞 election.thehousenews.com   九東  這個區講什麼也會引來罵戰,希望不論我講什麼,大家也理解我只是對事,不是對人。 這個區梁家傑不能不支持,問題在於抗爭政治光譜上的兩個候選人。根據這一年多的觀察,黃洋達做得最錯的一件事,是他在網台節目大罵陳景輝、偏袒大班公開破壞節目。不過,這不代表我認為陶君行是最適合的候選人。如果我只能二選一,我會選最有政治能量、最能引發公眾抗衡不義政權的候選人,政治始終是政治,是講效果的。至於品格上,除了黃說話魯莽之外,我看不到黃洋達和陶君行有很大差別。如果黃洋達選上的話,我衷心希望他能夠更加慎言。 另外,在關鍵的位置,選民不能不看棄保問題。既然兩個只能活一個,選民自然要考慮是否要保送票數似乎較多的候選人入局。這是個痛苦但不能不作的決定。 希望朋友們不要因為我這樣說而聲討我吧。九東沒有任何人或助選團找過我寫這些東西,如果論交情,我跟不認同黃的朋友認識更久。本來我只會私下跟朋友說以上的說話,但我作為一個寫作白目,還是希望說出我自己的想法,黃做錯的事我仍是覺得錯,選舉還選舉,交友還交友,但願不會從此失去我真心欣賞的朋友們。   新東  講到最後一區--新東。這一區的首選一定是長毛。立法會不能沒有長毛。從民調數字看,長毛從十幾年前人們眼中的攪事份子,到成為新東最高支持度的候選人,反映了特區政治的腐敗和民怨愈來愈嚴重。這是梁振英和他那班自以為是精英的小丑團隊視而不見的。 另外,張超雄和范國威都在邊緣位置徘徊。前者一直為弱勢爭取權益,後者因為民主黨政改一役出賣盟友而退黨,都是值得尊重的候選人,他們也十分需要大家配票或投全票。 梁國雄 … Continued

這一夜,一人一票承諾又落空

posted in: 中古文, 政治 | 1

聽說今屆香港小姐的口號是「一人一票選港姐」,本來還想寫一句「連港姐也有一人一票」。雖然大家都明知結果是內定,也沒有人會當選港姐是什麼一回事,但既然他們說是「一人一票」,大家總會買點花生吃著等睇戲,看他們玩出什麼有CCTVB特色的結果。 那個一人一票的「港姐選舉」,其實跟中共心目中的所謂「普選」一樣,是先由大會選定幾個參賽者,再由觀眾投票選出冠軍。中共版本的「普選」特首,也是先成立一個被他們操控的提名委員會,再提名出幾個他們屬意的候選人,再由選民投票。 好了,當大家吃著花生等睇戲的時候,點知最後來了個反高潮--司儀竟然在公佈結果的一刻宣佈系統故障,所以最終賽果還是由評判決定。即是吹得很大,說會一人一票選港姐,但突然什麼也沒有了。 這好像民建聯當年說「民建聯係最有誠信嘅政黨,我地支持0708雙普選」一樣的荒謬--本來說0708普選,但是中共撕毀承諾,0708沒有,2012也沒有。建制派做的,就是像王婆幫西門慶勾引潘金蓮一樣,告訴香港人要「接受現實」。 這一夜,無線當著幾百萬觀眾丟人現眼,笨到冇朋友; 這一夜,香港人在普選問題上被騙的不快回憶又被勾起。   [2012選舉系列之6] (這張有趣的圖來自鍵盤戰線) (2004選舉論壇載圖)

最”尊重”教師的建制派

posted in: 中古文, 政治 | 1

聽建制派在選舉論壇不斷講「尊重教師」這四個字,已經聽得非常煩厭。身為「被尊重」的一份子,我想說,如果尊重我們,就請聽我們意見,支持撤銷課程。 我很有信心,就算你給我《撒旦聖經》或者《蛇貓狗》我也可以教得公正持平,而且不失教育意義。 問題是如果你是家長,當課程本身意識形態有問題的時候,你有信心全香港100%教師都會處理得合宜嗎? [2012選舉系列之5]

為民建聯告急祈禱?

posted in: 中古文, 政治 | 2

我知道很多宗教團體都有政治立場,例如某牧師曾經在教會活動中公開支持陳茂波和梁美芬。以勒基金每日都在《明報》刊登「人可以向上帝禱告」禱文,配合創世電視台在有線電視、NOW和bbTV播放。每天的「人可以向上帝禱告」禱文都會附有一段新聞,他們8月21日的禱文是道理,附上的是一段「民建聯四名重量級人馬告急」報導。 以傳意效果而言,他們引用這個選情新聞是十分醒目的,那段新聞的重點是「民建聯四名重量級候選人告急」,而幾句的主語都是民建聯候選人的名字,須知道告急是政黨常用的宣傳策略。新聞之後的禱文,的確是放諸四海皆準。可是當那段「民建聯告急」的新聞和禱文放在一起,便有很強烈的暗示效果。 這種暗示效果有什麼問題?舉個例子,雖然我平日對選舉有強烈立場,但我在課堂是一句候選人的好/壞話也不說的。因為在教育場景裡,我很容易對學生有不恰當的影響力(undue influence),學生在教育場景特別容易受影響,所以選舉事務處也明文規定學校內不可進行選舉活動。有undue influence的,除了教師,還有教會牧者。一般來說,牧者不應在教會活動中公開為某某候選人宣傳,因為在特定場景中,教師對學生、牧者對信徒很容易出現因為權力不對稱而產生的心理效果。同樣地,以勒基金在禱告運動的內容中滲入選舉宣傳,也有利用他們在宗教上的undue influence去影響信徒的嫌疑。 以往績計,以勒基金是基督教建制派的一部份,他們喜歡幫迫害教會的中共在香港的代理人宣傳告急是他們的自由,而最終審判的權柄在上帝手上。我只問一個問題:這個在明報港聞版刊登,動輒上萬元的選舉宣傳,有沒有申報選舉經費? 如果沒有,大家應該向選管會舉報。 如果有,即是本來是向上帝作獻祭的全港性禱告事工,變成民建聯選舉廣告。這就不是法律問題,而是給人以假上帝之名作政治動員印象的問題。 就算退一萬步說,那段以民建聯為主旨的告急新聞是會不會是無心之失呢?因為同一份禱文7月30日也用過,而當時引用的新聞是民協變陣,即是沒有為民建聯宣傳的意圖了。第一個問題是,七月份提民協,一來時間離選舉尚遠,二來民協影響力極之有限;第二個問題是,現在是八月下旬,是選舉的關鍵時刻,而那段新聞的政治宣傳效果也十分明顯。為什麼只有泛民之中不成氣候的民協和建制派龍頭民建聯得到以勒基金的關注?為什麼得到關注的沒有其他較有實力的政黨?民協是不是被用作平衡?如果這是無心之失,實在難以令人信服。 退兩萬步,詭辯的說,上面提民建聯告急,是不是代表可以理解作為民建聯進一步告急禱告?或者禱文讓受眾理解為民建聯不是「追求公義」的?不過,這真的是詭辯,因為告急從來都是政黨拉票的用語,這次禱文的客觀效果就是變相選舉宣傳。 [2012選舉系列之4]   (圖片來源:「人可以向上帝禱告」網站:http://www.do-this-prayer.org/blessHK/2012-8-21.html )   後記:這個blog也有很強烈的個人立場。跟課堂和講道的分別是,大家一早知道這裡的立場,而且blog的作者和讀者之間沒有權力不平衡。至於跟禱告運動的分別就是,這裡不會以宗教包裝政治。我擺明是以政治包裝政治的。     九龍西名單還包括:蔣麗芸、黃碧雲:毛孟靜、譚國僑、黃毓民、黃以謙、黃逸旭及林伊麗名單 九龍東名單還包括:梁家傑、黃國健(三代火影*)、陶君行、嚴鳳至、胡志偉、謝偉俊、黃洋達、譚香文名單 新西參選人還包括:郭家麒、李永達、梁耀忠、李卓人、陳偉業、田北辰、譚耀宗、梁志祥、曾健成、陳一華、何君堯、陳強和麥業成名單。九東參選人還有譚香文名單 區議會(二)功能界別名單還包括:涂謹申、何俊仁、白韻琹、陳婉嫻、劉江華名單   * 因為本人為火影忍者讀者,所以特別註明cosply火影的候選人,作為鼓勵。

九東選舉論壇看後感

posted in: 中古文, 政治 | 2

1. 每次見到黃國健四人,就自然想起他們在火影的名字,尤其是那個髮型跟他扮的嗚門差距最大那個。2. 民主黨仍然夠膽講反對西環治港,似乎不怕被人質,但問題是胡志偉的回應真的不行。3. 工聯會接連被對手KO,黃國健果然係最弱一環,佢地解釋自己點解投咁多棄權票既解釋真係好抵死。4. 之前互動新聞台果次論壇,謝偉俊屈梁家傑仔女響外國讀中學,以我所知,呢個唔係事實。呢點一定要澄清。5. 謝偉俊這種彈弓手西環傀儡,被圍剿是應該的,他的投票紀錄真的很核突。6. 譚香文的表現比想像中好,以個人身份參與真的浪費了她。 7. 在網上看著爭最後一席的兩方支持者像不共戴天的罵戰,我沒興趣參與了。我的原則是兩邊都不唱衰,兩邊的政治意識形態和信念根本是南轅北轍,那根本不是誰對誰錯的問題。至於很多人痛恨某人,這個我沒有相同的感受。經過社民連分裂之後,沒有人會再相信誰是聖人。到了最後,應該選誰,是大家自己的決定,兩個人的政治理念十分不同,大家投票的時候想想誰的理念與自己相近就是了。我這樣說也預了萬箭穿心,不過我又不是任何派系的人,沒有什麼利益好考慮。我只是個對現況已經失去耐性的選民而已。 8. 最後一席之爭,的確不能不考慮棄保。不過報紙的所謂「告急」,千萬不能盡信。2005年蘋果幫民主黨假告急,令何秀蘭敗選的教訓,大家不要忘記。    [2012選舉系列之3]   (工聯會對於兩名議員包辦投棄權票頭兩位的解釋:他們對於很多議題持開放態度,對部份議題,他們未有堅實決定時,就會投棄權票。)   本網誌屬於公民媒體,本文為評論文章,不構成選舉廣告。 九龍東參選名單:1 公民黨 梁家傑、譚文豪 2 工聯會 黃國健(三代火影)、簡銘東(嗚門)、莫健榮(我愛羅)、何啟明(佐助) 3 社民連 陶君行 4 獨立 嚴鳳至、陳向然 5 民主黨 胡志偉、莫建成、韓家銘 6 民建聯 陳鑑林、黎榮浩、洪錦鉉、柯創盛 7 獨立 謝偉俊 8 人民力量 黃洋達、陳秀慧 9 獨立 譚香文 … Continued

何喜華有權支持民建聯,但是…

posted in: 中古文, 政治, 社會 | 6

我曾經在社區組織協會(簡稱社協,SoCo)做義工,替基層小朋友補習、做mentor、企街站、探板間房,後來因為工作太忙所以沒有再做,後來社協攪展覽,我還是會帶學生去參觀。去社協做義工,是因為覺得他們走得最前,為了深水埗的基層做了很多事。三十幾度高溫去探板間房和企街站也不覺辛苦,因為我相信那是真正有意義的事。 看到何喜華公開支持梁振英,我沒有太大意見,畢竟梁振英的騙術一流,很多不同界別的有心人都給他騙倒。何喜華如果真心想幫基層,便很容易被他的空頭支票打動。 不過,當我看到何喜華公開支持民建聯蔣麗芸和新民黨田北辰,吃了一驚。為什麼何喜華會讓自己的樣子、名字還有推薦聲明登在蔣麗芸的宣傳單張上?何喜華忘了民建聯有份投票支持通過八成強拍條例和領匯上市?八成強拍助長無良收樓公司橫行,受害的是小業主和基層租戶;領匯上市迫死小商戶、迫公屋居民光顧連鎖集團,令生活成本百上加斤,這些何喜華忘記了嗎? 還有,幫助弱勢社群為的是什麼?是為了社會公義。社會公義不只是物質上的,還有人權,社協本身也有做很多倡議工作,當何喜華看見其他請願者被警察濫權拘留、暴力對待的時候,他可有想過民建聯和新民黨是百分百支持政府如此行徑的?除了人權,社會公義還需要法治和一個更公平的政治制度來保障,民建聯和新民黨跟政府完全統一口徑,把弱勢社群申請司法覆核說成是以法亂港,在普選問題上全力為政府保駕護航,拖延普選進程,所以才會出現中共和大財團操控的小圈子選舉,才會加劇官商勾結、財閥霸權、貧富懸殊。這些問題,何喜華在決定支持蔣、田的時候有想到嗎? 報導指「何喜華強調只是支持蔣、田二人,不代表他支持民建聯或新民黨,事前亦已知會社區組織協會的人(註1)」,對不起,他身為社區組織協會的代表人物,「何喜華」三個字本身就代表了社區組織協會。他支持蔣、田二人,實際效果就是等於把社區組織協會的聲譽過戶給他們。試想想,社區組織協會過往一直為基層做事,當基層選民看到蔣麗芸的單張有何喜華的照片和薦文,很自然地會把過往社協的功勞都聯想到民建聯。如果我替社協做義工或者捐款給他們,就等於為民建聯作嫁衣裳,這一點我絕對做不到。當年三十幾度高溫去探望板間房住戶是為了什麼?是為了替民建聯助長聲勢? 支持候選人不代表支持民建聯和新民黨?那是那門子道理?第一,蔣、田二人是公開宣稱代表黨出來參選的,你支持他們就等於支持他們的政治聯繫,甚至他們的政黨的意識形態。新民黨代表的是保守中產,他們的支持者是最反對財富再分配和改善社會福利的,至於民建聯,他們基本上就是保皇黨,政府要通過什麼,他們也會支持,不論是八成強拍還是領匯上市。 如果何喜華的政治敏感度真的那麼低,被梁振英利用完,再被蔣麗芸和田北辰消費,那真的是社區組織協會的不幸。如果何喜華說跟社協同事相量過,而他們也同意是屬實的話,那就不是不幸,而是一次災難性的錯誤。當然,何喜華作為社福團體負責人,他有權選擇政治上的歸邊,不過我們也有權選擇是否再支持他和機構。 我以一個前義工的身份說句,看到這個情況真的很痛心,一個會在選舉時為建制政黨抬轎的社協,已不是我認識的社協。以後他們要找義工和捐贈,請找蔣麗芸和田北辰好了。其他義工和捐贈的朋友,如果你們不介意變相替民建聯和新民黨作嫁衣裳,那就繼續吧。 一定會有人說我是上綱上線,大做文章。不過我想問一句,如果你知道那機構的代表人物是公開支持民建聯候選人的話,你覺得三十幾度之下幫手擺街站、在板間房被木虱咬還值得嗎? 基層還是需要幫助的,有心的朋友,不一定要去社協,現在還有很多不同的機構有做這些工作,他們沒有替民建聯做宣傳,大家可以去幫手或捐贈。 [2012選舉系列之2]   (蔣麗芸選舉單張。網絡圖片)   1. 何喜華撐蔣麗芸田北辰 稱只支持個人 與政黨無關 (明報 18/8)     本網誌屬於公民媒體,本文為評論文章,不構成選舉廣告。 九龍西候選名單代表還包括譚國僑、梁美芬、黃碧雲、毛孟靜、林依麗、黃毓民、黃逸旭、黃以謙。 新界西候選名單代表還包括李永達、梁志祥、郭家麒、陳恒鑌、陳樹英、譚耀宗、陳強、李卓人、何君堯、陳一華、曾健成、梁耀忠、麥美娟、陳偉業及麥業成名單。

保守中產:民主法治關我咩事?

posted in: 中古文, 政治 | 0

  「0分表示你頗為孤獨」 下圖是自由黨在選舉事務處網站上的宣傳材料。 1,2. 外傭居港權一直都是自由黨吸引保守中產的殺著,尤其是挑動保守中產對於外傭的厭惡和優越感。他們一聽到「外傭+居港」就上腦了,什麼入境申請程序、法治精神都拋諸腦後。港珠澳大橋問題在於政府環評報告不及格在先,才會被市民成功司法覆核。不過,香港中產階級法治概念一向十分薄弱,他們根本沒興趣思考什麼是法治精神和程序正義。 3,4. 對於保守中產來說,拉布是「亂紀、做騷」,狠批政府失政是「喧鬧批評」。遊行出現衝突當然就係不和平、不理性、暴力。他們心目中的議會,應該是像小學生上課一樣,乖乖地發言、乖乖地投票,即使制度本身不公平、被小圈子操縱、向既得利益集團傾斜,也應該永永遠遠聽話,那就是和平、理性。 5. 在先進民主社會,當出現重大議題矛盾不能以議會制度處理的時候,議員會辭職再選,又或者執政黨會解散議會重選,那是讓議員重新得到民意授權的最直接做法。政府在政改問題上玩弄港人,議員辭職重選也是同一道理。不過,對於保守中產來說,他們根本就不明白或者沒興趣了解這種在民主社會十分正常的解決矛盾的方法。 6. 為什麼香港好像一天到晚都有人在反對?大家不如想想為什麼梁振英上台會有四十萬人遊行反對?不如想想為什麼國民教育有九萬人遊行反對?然後再看看梁振英、陳茂波、吳克儉的民調得分低到什麼程度。請問如果香港沒有了遊行、沒有了公開批評政府的聲音,是不是代表梁振英、陳茂浸、吳克儉就會受人愛戴?是不是代表國民教育沒有問題?是不是代表梁振英和陳茂波沒有說謊?然後,請再問問自己,為什麼這些誠信破產、唯北京馬首是膽的人不用面對市民,而且可以繼續尸位素餐?這是制度問題。 香港現在的制度,雖然令北京、港共、大財團可以很方便地進行利益輸送和控制政策和法例制訂,可是正正因為這制度一面倒向既得利益集團傾斜,所以根本不能疏導社會不同群體和階層之間的利益分配衝突,這才是內耗的根源。可是保守中產本身就是概得利益者,或者是相對地受害較少的一群--相對於最慘的一群,他們沒那麼慘,感覺上就是好了。於是,他們看到的是內耗、民生沒有改善。須知道民生不能改善,問題在於政策由利益集團把持,而不是所謂的內耗!而他們所謂的不要內耗,實際上是當舉手機器,什麼也通過,不論是明益田生的八成強拍,還是收益存疑但明益大財團的高鐵。 7. 自由黨今屆選舉口號是「我哋敢say no」,不過條件是北京未落柯打。國民教育觸及中產家長的痛處,因為政府的種種行徑令人們不相信政府沒有隱藏議程(hidden agenda),所以才有數以萬計家長上街反對,自由黨仍然站在支持的一邊。難道他們覺得只靠有錢送子女去國際學校的家長會就會夠票?似乎他們真的身不由己,跟新民黨一樣。 8. 這個沒有人會反對。 9. 自由黨竟然在選舉宣傳自稱建制派,算他們夠誠實。不過維護香港核心價值議題上向政府說不,應該他們的核心價值不包括法治精神、民主制度、遊行集會自由等等。 自由黨永遠不敢提的,是民主、人權、法治、公義。因為這些理念都跟他們現在說的話有矛盾,更加會得罪背後操盤的政權。 其實這份宣傳單張最耐人尋味的地方,是那個「答案沒有對與錯」的分析。大家一定會說「認真你就輸了」,有時候,創意和白痴(本來有一個更貼切的形容詞的,不過我不方便說)只是一線之差。既然扮自我評估,就應該扮得像樣一點。評估分數低,只是代表理念不同,跟「孤獨」、「關心時事」有什麼關係呢? 保守中產:講那麼多人權、民主、法治、公義有什麼用?  從傳意分析角度看,這個宣傳品的重點是以一個另類的方式來吸引受眾閱讀,當中的所謂問題就是要給保守中產暗示--他們入息較高,有點社經地位,覺得自己是社會的統治階層。他們很多人在求學時期都是醒目仔女,考試成績好,由小至大專攻考試要考的的東西,對那些不用考的社會時事、公民教育、人文素養沒太多注意。畢業之後晉身社會中上層,自覺社經地位高,在現時制度中為得益者,那些什麼法治、人權、民主於他們何干?社會不公、地霸霸權、官商勾結、法治人權倒退,只要影響不到他們,就不用理會。就算是教育門第化、社會流動倒退也影響不了他們,因為現在有直資名校、送子女出國也負擔得起。他們平日可能會看看報紙、上上XX王國、看看電視,活在自己的安樂小天地,感覺當然良好。他們看見司法覆核、抗爭、拉布、批評、遊行就會感到不安,覺得社會內耗、失控,可是社會內耗、矛盾、衝突,正正是源於他們視而不見的是政治制度問題。 對於他們來說,講那麼多人權、民主、法治、公義有什麼用?那可以令他們的單位升值嗎?可以令他們的子女入名校嗎?可以令他們去旅行的酒店upgrade嗎?可以令他們加薪嗎?既然不能,那麼知來有什麼用?那些什麼民主派,一天到晚都說要普選,普選之後,那些窮人就會要求分錢,要普選來幹什麼?那些學者和大律師,一天到晚都說法治,法治令那些工程不能像大陸般一步到位,那香港就少賺了錢啦!還有,那些網台、報紙、DBC、bloggers、facebook網民、什麼家長關注組,一天都晚都在批評政府,這樣的社會好亂,什麼也反對,怎會有進步,為什麼不能鐵腕要他們收聲? 什麼?沒有言論自由、民主和法治,香港會死?怎會呢?沒有言論自由、民主和法治,香港不是更容易管治嗎?香港應該好像一定大企業,員工有那麼多意見,企業怎樣做生意?人治當然比法治好,勝在夠靈活嘛。還有,中國市場那麼大,你們不快快跟他們妥協,人家不高興就關水喉怎麼辦?還談什麼李旺陽、陳光誠,得罪上面就蝕底了。 沒有言論自由、民主和法治,香港會失去公平的競爭平台?對貪污腐敗的制衡會消失?疏導社會階級矛盾的機制會失效?社會會愈來愈不穩定?私有產權會不保?下一代會被獨裁政權意識形態滲透?這些概念太深了,他們不會感興趣,橫豎現在有錢搵,大不了移民外國。 對啊,保守中產們,香港真的很多內耗、很暴力,快點投自由黨吧。  [2012選舉系列之1]   本網誌屬公民媒體,此政論文章並非選舉廣告。 港島區候選名單包括: 陳家洛、單仲偕、何秀蘭、吳文遠、曾鈺成、鍾樹根、葉劉淑儀、王國興、劉健儀、劉嘉鴻、許清安、勞永樂、何家泰及吳榮春。  

願葉建源持守當年風骨

posted in: 中古文, 政治, 教育 | 1

幾星期前我說過要發動針對馮偉華既countercampaign(反動員),原因是他身為普選聯召集人,要為偽政改方案通過負責。如果馮偉華真的是患了病而不是被勸退,我祝他早日康復。[馮偉華病退選 葉建源頂上(明報)] 相對於馮偉華,葉建源不值得countercampaign。至少他不是普選聯成員,而且他曾經因為反對羅范椒芬而成為她的重點迫害對象之一。根據公開聆訊紀錄,04年的時候,身為教院講師的葉建源在報紙發表文章批評羅范的教育政策。教院校長莫禮時(Morris)指證羅范曾經要求他解雇包括葉建源在內的四名教院學者,她用的字眼是”You should sack them”。另外,教院副校長陸鴻基教授表示不時有教統局高官致電給他,要求他開除發表文章批評教改或教育政策的4名同事,葉建源是其中一人,每次都被他拒絕。2007年調查委員會發表報告,裁定羅范椒芬向香港教育學院院長莫禮時要求,約束葉建源和鄭燕祥批評教改的言論,意圖阻止意見積極、自由傳播,侵犯《香港人權法案》保障的學術自由,屬行為不當。報告發表後,羅范椒芬提早退休。[教院事件維基條目、教改捱批扯火 拖延學術評審 羅太擬備懲罰清單(太陽報)] 教育局申請司法覆核,當中的羅范是否「非法」干預學術自由的法律觀點問題此處不作詳述,但羅范的行為皆屬事實。後來,葉建源辭任講師,轉任兆基創意書院校長,現為教協全職總幹事(研究)。 比起被張文光等民主黨人推出來當普選聯召集人,跟中聯辦密室談判的馮偉華,葉建源的政治履歷好看得多,至少他曾經不畏強權,堅持理念發聲而賠上仕途。 重看當年羅范如何對付異見學者的舊聞,還是感到不寒而慄。不寒而慄是因為她當年狼狽下台,今時今日回朝,已經只是個局級官員,而是一梁振英陣營的要人、行政會議成員,還有《信報》給她的新稱號「教育慈禧」….。好不容易才把李國章、羅范這種把一己權慾加諸學術和教育之上的人趕走,現在又回到起點,而且是個更恐怖的起點。 把葉建源送入立法會,讓他跟羅范重逢,起碼比起投馮偉華有意思得多了。 另外,印象中葉是個謙和的人,不像張文光那樣囂張跋扈(就算對著自己的選民也是如此)。葉建源出選,張文光這種人退下,似乎是要求教協清洗其油條作風的時候了。 在選舉前的日子,教育界的朋友如何讓葉建源面對界別選民,作出政治和教育議題上的承諾,甚至是他身為教協總幹事(研究)如何改革教協。這方面我們應該盡早聯合起來有所行動。 上星期我和Tommy在教協研討會質問教協為何在反國民教育的問題上沒有行動綱領、沒有動員會員,負責回應的就是葉建源。現在他既然要選,身份不同了,就應拿出當年反對羅范模式教改的氣魄,在國民突育問題上表現反抗的意志、在教育問題上不要像張文光和民主黨一樣扮明對暗妥協,讓選民有一個投票支持他的理由。 教協面對選舉的壓力,還有教師社群群情洶湧,在國民教育問題上才由被動變得比較主動(詳見那遲來的行動新聞稿)。選舉在即,我們更應該利用這個機會,要求教協和其候選人作出更多的承諾和行動。   [2012選舉系列之0] (圖:教協國民教育研討會上,張文光慷慨陳詞,但不是聲討國民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