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戀愛FAQ(3)

posted in: 教育, 男女 | 0

上星期因為旺角便溺事件引發中港矛盾,所以未寫戀愛FAQ的最後一篇。這次可以「找數」了。 拍拖做什麼好?有什麼不可以做? 這個問題真的可圈可點。中學生拍拖,通常都是一起行街、吃飯、看電影、溫習。始終年輕人的經濟能力有限,不能有太高檔的消費,拍拖的活動也比較簡樸。至於有時候有人偷拍放上網的學生在公園卿卿我我的場面,其實很多學生是不會做的──畢竟家庭和學校都會教他們拍拖時要保持一定距離。 寫到這裡,同學們又會說筆者是又「講呢啲old school嘢」。的確,教學生拍拖時警覺性高一點,少一點立危牆之下這些東西,老師不教,誰教?也有同學會反駁說,卿卿我我又不會有BB的,有什麼問題?其實事情很簡單,情侶之間卿卿我我當然不會有BB,不過這些身體的刺激,的確是會刺激起人的性慾,如果是獨處的話,要再進一步,一不小心「搞出人命」,並非危言聳聽。或者有同學會說,有安全措施,怕什麼?(不斷有駁論…)首先,如果女方未滿十六歲的話,那是刑事罪行。即使是夠,那些安全措施,並不是能夠100%避孕的,正如利物浦也不會想到對水晶宮的最後11分鐘會連輸三球的,兩個中學生萬一真的「搞出人命」的話,那可不是他們能夠負擔的責任。 好了好了,阿Sir你說了這麼久,還是想叫大家不要有親密接觸、不要獨處一室啦。是的,這個題目,從來都是要保持高度警覺性。 話說回來,其實中學生拍拖,最忌的是兩個人活在一個封閉的世界,這對於一對急速成長的少年人來說,絕對是懷事。聽過一些男孩子說,女友迫他行商場、講電話、看韓劇,也聽過一些女孩子說,男人一天到晚只顧打機或者打波,其實拍拖的時候,迫對方做一些對方不想做的事情,甚至以此作為愛的考驗,又或者只顧自己的興趣,不理對方,都是不健康的。相處時間,講求的是質而不是量,這一點知易行難,不過大家盡量設身處地為對方想想,取個平衡吧。 除了行街食飯看電影,大家不妨一起發掘多一點共同興趣,多參與不同圈子或團體的活動。當然,在學習上互勉和互相督促,兩個人一起進步更好。 可以分手嗎? 這個問題,真的十分敏感。兩個人一起,最好當然是白頭到老。可是戀愛嘛,一開始的時候總是被浪漫感覺灌醉了,很多時候看不到兩個人相處的困難。有些時候,因了解而分開,其實比勉強下去對大家更好。不過,一對戀人要分開,不可能不傷痛(不傷痛就證明你們早該分手了),尤其是被提出的一方,傷痛程度肯定更大。當你看過那些情侶分手後的苦況,就會明白為什麼上一篇筆者提醒大家開始之前要想得清清楚楚。 既然分手會令對方那麼痛苦,如何分手而不會加深傷害是十分重要的。分手千萬不要分得不明不白,至少要提供一個合理的解釋,而且不要怪罪對方。分手就要講得清清楚楚,態度要誠懇(不要Facebook或者Whatsapp講,拜託),讓對方知道大家分開可能是一個更好的決定。 畢竟兩個人曾經走在一起是緣份,不能做情侶,即使不能勉強做回朋友,也至少不要做仇人。每一段關係都是人生的插曲,雖然曲終人散,但將來某日回頭一望,你還是會感謝當日曾經有人對你付出過真心。 延伸閱讀: 中學生應否談戀愛 (仲講呢啲?) 學生戀愛FAQ(1) 學生戀愛FAQ(2) [原文刊於2014.5.14《星島日報》,內文略作修訂,圖為本博所加]

學生戀愛FAQ(2)

posted in: 男女 | 0

上期討論「戀愛FAQ」,因篇幅所限,今期繼續。 愛情怎樣才可以長久? 實不相瞞,能夠由中學時代拍拖拍到大學畢業,然後三五七年後結婚的,是萬中無一。這種難能可貴的例子不是沒有,不過他們的成功沒可能複製。不要說是中學生,就算是大學生拍拖,變數無限的多。中學生處於成長階段,社交圈子、人生目標、價值觀、愛情觀不斷變化,當雙方都的差異變變得難以磨合的時候,相處便會出現問題。很多中學生在公開試或者升學之後分開,就是因為他們雙方在這些階段的改變太大,結果分手。 同學可能會問,那些成功開花結果例子有沒有共通性呢?其實是有的。他們雙方都是那種非常之有紀律的人,須知道由中學升到大學,再由大學進入社會,要克服兩人愈來愈多的分歧和無視不斷出現而可能更適合的對象,其中一方少一點克己意志、少一點諒解和關愛也不行。這可不是人人都做得到的(雖然開始的時候人人也覺得自己做得到)。 話說回來,雖說很少人做得到中學到結婚的愛情超級馬拉松,但不代表拍拖是隨時預備分手。開始愛情的時候,就要有長相廝守的決心和準備。 其實一對情侶,要長久相處,首要的條件是有良好的溝通互動。要有良好的溝通,就要坦誠相對,勇於說出自己的感受。不過,男女大不同,很多時候可能男方嫌女方說得太多,女方嫌男方不肯說,如何取得雙方認同的平衡點,的確需要長期的磨合。另外,雙方的互相關懷和尊重也十分重要,凡事顧及對方的感受,多點從對方的角度考慮問題,才能減少誤會,從而減少相處的不快感覺。總的而言,說總比做容易,即使是很多已成家立室的成年人,也未必做得到,只能每日三省吾身,盡力而為。 我們適合開始這段關係嗎? 作家阿寬提過一個比喻,大意是想開始一段關係,就好像想進一定餐廳吃飯,進去之前,你一定會想清楚自己是否能夠負擔得起。這個比喻本來是用來提醒那些想開始一段不應該開始的關係的成年人的,不過這也適用於所有人。 兩個人相處的過程十分複雜,單有愛情的感覺不足夠長時間維持。當愛情來的時候,兩個人的眼裡一切都是美好的,可是在一段時間之後,激情減退(這是很正常的生理現象,沒有例外),雙方能好好相處才是維繫關係的重點。雙方如何能夠好好相處?最老掉牙的說法是雙方有能夠配合的性格、興趣、價值觀等。開始的時候,要好好想清楚雙方是否能在這些問題上接受對方,如果不能的話,最終一定不愉快收場。 當然,是否適合,還有一些客觀外在因素要考慮的,例如你或對方是否已經有另一半、你或對方是否將會出國、你或對方是否將要面對人生重大挑戰(例如公開試)等。這些問題都像進餐廳之前要考慮的負擔問題一樣,需要「停一停,諗一諗」。 延伸閱讀: 學生戀愛FAQ(1) 學生戀愛FAQ(3) [原文刊登於30.4.2014《星島日報》,圖片為本博所加]

便溺事件:常識不再是常識

posted in: 強國, 政治 | 0

上期說過,如果沒有突發議題,將會繼續戀愛FAQ的最後一章。不過最近旅客讓兒童在旺角街頭便溺引發新一輪中港矛盾,甚至連中國官方媒體《人民日報》及《環球時報》也加入戰團,這議題似乎不得不排在戀愛前面了。 這事件的起因是一對自由行旅客讓他們的孩子在旺角街頭大便,有不滿的市民拍攝他們行為,結果引起衝突,期間其中一名旅客涉及動粗,結果被警察帶返警署。 事件過程被途人拍成短片並放上互聯網,主流媒體也有報導。這種自由行旅客行為引起衝突的事件本來十分常見(這個說法好像不太中性,但很不幸地這的確是十分常見),本來不值得上升到中國官媒加入口誅筆伐的層次,演變成一次媒體事件,這才是值得探討的問題。 在討論這場媒體事件之前,我們應該先看看事件涉及的對與錯。在香港社會,讓兒童隨街便溺是不能接受的做法,這應該沒有人會異議。原因其實很簡單, 因為大小便本身有礙觀瞻,而且極不衛生,道理跟不能隨地吐啖一樣顯淺。 可是有一個說法是,內地的社會習慣跟香港不同,在那裡小孩子在街上大小便並非不能接受,甚至用中國官方媒體的說法是情有可原。這種行為在香港造成衝突,其實是文化差異的結果,應當包容。 說到這裡,我們需要討論什麼東西應該包容,什麼不應該包容。文化包容這個問題,在西方社會也常常引發爭議,有些東西純粹是生活習慣或者信仰習俗, 理應包容;有些東西違反基本人權,包容反而變成縱容行惡,例如對女性施以酷刑。 如果行為對其他人會做成壞影響,甚至損害公共衛生,我們很少會包容,隨街大小便就是這種行為。如果街上有警員或者食環署人員,見到這種行為,必定會阻止甚至發告票,一般人見到,其實也應該加以阻止。 其實中國遊客「不文明旅遊」問題不是今天才有的。中國外交部多年來一直在推廣「文明旅遊」,提醒國民在外地必須尊重當地法律和風俗習慣,「體現中國遊客的文閒素質」,近年中國外交部更以短訊提醒身處外地的旅客有關注意事項。 話說回來,這次事件有一點細節的確值得大家思考的──在這個一人一手機的年代,把有違公德心的行為拍下,可作為舉報的證據,也有其阻嚇力,但也很容易造成衝突,甚至網絡公審。最好的做法當然是當場阻止,然後召來警察或者食環署人員處理,但現實情況往往不如理想,中間的平衡點的確不易掌握。 回到那個老問題,就是明明中國外交部也宣傳文明旅遊,那為什麼官方報紙要加入論戰,指「不體諒別人難處,是不文明的表現」(4月24日《人民日報》海外版),甚至是香港人有「心理病」(5月2日《人民日報》)?不只官方媒體,連中國大陸的網上世界,也出現大規模及疑似有組織的批判,例如來自內地的記者閭丘露薇曾因為站在比較中立的角度評論事件而被網民大舉批判。 在中國政治生態,每當官方媒體就一些不起眼的事情加以批判的話,通常都代表其背後有一些特殊的政治議程。發動輿論攻勢,就本來是常識的事情進行強辯,批判香港社會近年對中港矛盾累積的不滿,實際的效果就是加劇中港矛盾,挑動內地人對香港人的不滿。客觀效果是什麼?是希望內地人不要在六月四日這些敏感日子不要來港?還是希望香港人在爭取普選的運動中得不到內地人的支持?這些都是猜測,但願筆者都猜錯吧。 (圖片來源:香港網絡大典) [原文載於2014年5月7日《星島日報》,原標題為《一場大便引發的風波》]

學生戀愛FAQ(1)

posted in: 教育, 男女 | 0

上星期談過「中學生應否談戀愛」這個題目,筆者的答案是沒有必然應該或不應該。其實這個題目涉及的因素複雜的,上次篇幅所限,不能詳細討論,今次可再詳談。筆者把一些”FAQ(常見問題)”列出,供大家討論: 什麼時候適合談戀愛? 這問題其實沒有一個很準確的數字答案。有人說是高中階段、有人說中學畢業後,也有人說大學畢業後。筆者的看法是,大學畢業後(即是21歲)這個答案是匪夷所思的,不過在中學階段是否適合談戀愛,要看的因素不是年級,而是心智是否成熟。以筆者多年教學的經驗看,初中生仍然很幼嫩,他們的心智仍未能處理戀愛關係對學習和情緒的影響。 至於高中生呢?其實也不是人人有這個能耐。高中生多數時間都在準備公開試,戀愛的喜怒哀樂通常都來得十分猛然,往往教人廢枕忘餐,快樂的時候樂不思蜀,忿怒或悲傷的時候痛不欲生,說這些情緒對學習沒有影響是騙你的。 那麼結論是什麼呢?是就是學生無論如何也是學業為重。不論是興趣、運動、遊戲、交友、愛情,也應該以不影響學習為大前題。上述這幾項事情,都是普通不過的東西,也不是什麼罪惡。不過如果它們會令人沉迷甚至迷失心性的話,那就必須要小心了。老實說,以筆者的經驗看,上述各項之中,遊戲和愛情是最容易令人迷失的。很多時候,我們開始的時候都會提醒自己不能沉迷,可是這兩回事,往往就是不能自拔的,不論學生和成年人也是。 你可以說筆者太old school(舊思想)了,又是叫中學生不要談戀愛。也許是的,當一件事有可能令人難以控制自己的話,那就盡量小心謹慎好。愛情這回事,一旦開始,就會頭腦發熱。筆者也許是old school,但這是多年觀察所得的結論,不到你不「信邪」。 我如何才知道這是真正的愛情? 如何分辨友情、好感、喜歡和愛情,這是很多中學生(和不少成年人)都搞不清的問題。人踏入了青春期,自然會被異性吸引,很容易有談戀愛的慾望,用生物學的說法,這等於動物的發情。不過,人類情感和社會規範比動物複雜得多,發情時要考慮的東西很多──社會教導我們不能見異思遷、要有責任感、要尊重對方等等,你即使不想這樣,但社教化過程早已經把這些價值觀內化了,所以當你不尊守這些價值的話,你會感到內心不安。 既然不能見異思遷、要尊重對方感受的話,那就要思考清楚對方是否你最想在一起的人了。當我們說「真正的愛情」的時候,我們在說什麼呢?那其實是一種感覺,是很愛對方的感覺。具體點說,其實會被對方深深吸引、會朝思暮想、會有與對方同喜同悲的感覺,這與友情和好感是有明顯分別的。 不過,有一點必須留意,那就是有愛情的感覺,不代表一定要開始戀愛關係。因為篇幅所限,如果沒有重大突發議題,這問題會在下一期繼續討論。 連結: 中學生應否談戀愛 (仲講呢啲?) 學生戀愛FAQ(2) 學生戀愛FAQ(3) (《藍色大門》劇照) (原文載於9-4-2014《星島日報》,圖片及連結為本博所加)

中學生應否談戀愛 (仲講呢啲?)

posted in: 教育, 男女 | 0

早陣子「中學生應否談戀愛」這個題目又成了城中話題。這條問題至少有三個答案:(1)應、(2)不應、(3)其他。如果一定要選,我會選(3),因為其實年輕人談戀愛,我們很難說必定應該或必定不應該,當中的道理不是三言兩語說得通的。 其實人到了青春期,就會有結識異性的慾望。我還記得祖母說過,她15歲便結婚產子了--那是九十年前的農村,沒有結婚年齡限制,跟現在不同。 現今社會的所謂適婚年齡,一般來說就是完成學業之後,那是因為在這個以第三產業為主的社會,如果沒有受過學術或職業訓練,就很難做到經濟上自立,所以現時的教育制度設計,是要求青少年盡可能在投身社會之前裝備自己謀生的。正因如此,人們在完成學業之前很少會結婚。當畢業之後,人們還會期望有一定的經濟能力才結婚,那至少是廿多歲了。 話說回來,中學生談戀愛,大部份是不能維持到廿多歲結婚的,很多長輩會說,既然不能結婚,那拍拖是幹什麼呢?青少年處於急速成長的階段,處理人際關係和自我管理的能力還未成熟,如果拍拖的話,太投入的話會影響學習,出現感情問題時也會影響學習。萬一遇到情傷,有些人可以一星期復原,也有些人需要三、五、七個月才復原,對於學習階段的青少年來說,三幾個月不能專心學習的影響實在是嚴重。這些情況,當老師的應該見識過不少。 當然,學生拍拖的最壞的情況,是發生違法行為(與未成年少女發生性行為)、未婚懷孕、自殘身體等悲劇。師長不鼓勵學生拍拖,就是因為出於上述的擔憂,不希望學生成長過程出現不愉快的經歷,浪費時間事小,發生悲劇事大。很多學校不鼓勵學生拍拖,可說是愛之深,責之切。 不過,話說回來,豆芽夢不是廿一世紀才有的,很多師長年輕時也有過豆芽夢。他們當然知道,當愛情來的時候,有時候是叫人難以一句學業為重就打發掉的。他們也當然知道,拍拖變成悲劇的例子不是最常見的,正如那些中學時代拍拖到大學畢業之後結婚的美滿例子一樣。如果單單以一些極好或極差的例子來說明拍拖的好壞處,也是不全面的。 實際上,大部份的學生情侶,都會面對家庭、學業、朋友、情慾、升學、心態改變的難關,學習如何面對這些難關、如何與伴侶互相愛護和尊重、如何處理情緒,是人生的必修課。這些必修課,不一定要在青春期修完,也不一定是愈早嘗試愈好(其實在大專階段,你必定有機會遇上愛情這門課,但諷刺的是,很多人到三四十歲也未完全學懂….),但師長是有責任幫忙學生好好準備,這也是所有學校都有兩性教育的原因。 至於如何教,可說是各師各法,不過大致上所有院校培訓準教師的時候,都會提醒他們,要對學生循循善誘的話,第一件事就是要令學生感覺被尊重,否則只會事倍功半,而且一旦其他學生覺得感情事會被公開處理的話,他們便會更傾向隱藏,結果當問題出現的時候,師長更難及早介入提供協助,後果可能更嚴重。 延伸閱讀: 學生戀愛FAQ(1) 學生戀愛FAQ(2) 學生戀愛FAQ(3)   (原文刊登於 3-4-2014《星島日報》,原題為「中學生應否談戀愛?」。圖片為本博所加。)

3.18佔領立法院事件: 新聞通識懶人包

posted in: 政治, 教育 | 0

[原文刊登於26/3/2014《星島日報》,延伸閱讀及圖為本blog所加。] 寫在前面:其實「懶人包」這個說法是有點貶義的,彷彿看的人都是不用腦的民粹群眾。不過事實上,「懶人包」「十秒看懂」(即是那個大雄與胖虎版的服貿比喻)、「一分鐘看懂」、「五分鐘看懂」這些概念的確能夠吸引到不少人花三兩分鐘看看,這是一個很強大的傳訊策略。 我叫這篇文做懶人包,主要是因為懶人包對於這個專欄的讀者群來說,應該還算是新鮮的,即是還會有正面的傳訊效果。 -----原-----------文-------- 上星期最大的新聞,肯定是3.18台灣大學生佔領立法院事件。對於很多同學來說,這場運動不易理解──他們反對的是什麼?為什麼他們要強行闖入立法院?他們有沒有破壞民主制度和法治? 這陣子網上流傳不少台灣示威者製作的「懶人包」,它們雖然十分易明,但大家閱讀的時候必須注意製作者的立場及資料是否全面。寫這篇文章的時候,筆者戴的是專欄作者的帽子,希望做到盡量中肯。當然,大家還是要以批判思維閱讀,而且不能只看這篇文章就下定論。 1 . 事件的起因是什麼?  事件的關鍵字是「服貿協議」,全名是《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那是中國和台灣根據《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第四條所簽署的服務貿易協定,那跟我們認識的CEPA有點相似。 服貿協議在台灣的支持和反對民意相近,部份條款具爭議性,執政國民黨和在野民進黨就此爭持不下,最終兩黨同意立法院逐條審議才通過服貿協議,此做法得到超過七成民意支持。可是控制立法院多數的國民黨決定違反逐條審議的承諾,強行通過協議,觸發大規模抗議,期間數百學生衝進立法院,要求要求逐條審查協議內容,以及與總統馬英九對話。 2.反對服貿協議的人士有何理據?  服貿協議是雙邊協議,內容主要是中國和台灣互相開放服務及貿易行業。可是,反對意見認為 (1)協議內容並不對等,例如很多台灣的行業只能在福建省開業,但協議容許的中國企業能夠在台灣全境開業; (2)因為中國很多大型企業都是由北京政府控制,當這些企業進運台灣之後,很有可能造成北京政府控制台灣經濟的局面,須知道自國共內戰之後至今,兩岸關係仍未完全正常化,台灣已經出現民選政府而中國仍屬威權國家,中國以經濟手段控制台灣的擔憂不能抹殺; (3)大量中國企業進軍台灣,可能令台灣的中小企難以生存; (4)服貿協議容許中國投資者帶同企業幹部前往台灣,雖然這些人員不具有台灣公民身分,但實際上有可能造成中國變相向台灣移民的渠道; (5)服貿協議容許中國企業和人員大舉進軍很多與民生、金融、文化有關的企業,這有可能影響台灣的內部安全。 3. 支持服貿協議的人士有何理據?  台灣跟香港不同,香港對於外來投資沒有限制,但台灣對於來自中國的投資有不少限制,服貿協議容許更多中國企業到台灣投資,理論上這會帶來更多資金和就業機會。另外,若台灣企業能夠更容易進軍中國內地的話,這將有利台灣企業發展。 4. 為什麼立法院被佔領多天,(直至截稿日)還沒有警察清場*?  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台灣超過七成民意支持逐條審議,但國民黨違反承諾要強行通過,這令佔領行動得到民意支持。在野民進黨的主要人物到立法院外聲言保護學生,而且立法院外有數以萬計民眾 (包括大批律師和教授)聲援,國民黨籍的立法院院長王金平宣稱不贊成清場。在台灣這個民主社會,違背民意清場有可能令執政國民黨在下次選舉中失敗,令政府不敢隨便驅逐學生。 5.佔領立法院是否跟民主原則相違背?  理論上根據代議民主的原則,議會代表有權通過不違反憲法的法案。可是民主社會也普遍接受公民抗命的原則,那就社會出現不公義的法律或政策的時候,在可行的合法反對手段都用盡之後,市民便能以「以身試法」的方式抗議。這次佔領行動是否符合此原則,大家可自行判斷。 * 3月23日示威者佔據行政院之後,台灣警察在該處清場,多名示威者被打至受傷流血。   原文沒有的「懶人包」延伸閱讀: 1. 黑箱服貿懶人包 2. 中華民國經濟部《五分鐘看懂服貿協議》 (左:連結1的截圖;右:連結2的截圖)  

搬完龍門未?

posted in: 政治, 通識 | 0

最近我們常常聽到「搬龍門」這三個字。搬龍門是什麼意思呢?簡單來說,搬龍門就是在爭論、博奕或處理問題的時候,把預設的規則隨自己喜好更改,做成無論如何也是對己方有利的局面。就好像兩隊球隊對壘,當中一方快要攻入對方龍門的時候,防守一方突然把龍門移走,那對於跟隨規則射門的一方當然是不公平。 港視開台一波三折,香港電視(下稱港視)申請免費電視牌照被拒之後,它向中移動香港買入其手上的流動電視牌照。牌照規定持有人能夠使用指定頻譜來提供流動電視服務,但沒規定制式。所謂的流動電視,就是要流動通訊模式發送節目,讓有特定接收裝置的用戶收看節目。政府過往曾表明,以流動電視牌照提供的服務不受監管電視廣播的《廣播條例》規管,而且在2007年曾經裁定流動電視牌照不違反《廣播條例》「可供超過5,000指定處所(即住所及酒店房間)所組成的觀眾接收的限制」的規定。 當港視買入了流動電視牌照之後,通訊局指港視有可能違反《廣播條例》,但港視指中移動香港也有提供接駁電視的裝置,質疑通訊局的前後矛盾。 其後,通訊局指問題在於港視計劃使用的新制式(DMTB)與某些收費電視制式接近,所以家庭用戶能夠接收到,這就涉及《廣播條例》可供超過5,000指定處所所組成的觀眾接收的限制。港視反駁指流動電視是用獨立的解碼器接收(不論是接駁到手機、電腦還是電視),而不是用大廈公共天線(那是受法律監管的),如果大廈用戶用天線非法接收 DMTB訊號,那不是港視違法,而用戶違法。 接著,港視說可以不用DMTB制式,改用通訊局建議的DVB制式,通訊局卻說可能將來的電視製造商會加入BVD解碼功能,也有可能令港視違反《廣播條例》「5000指定處所觀眾接收」的規定,但實情是沒有明顯證據顯示將會發生。其實接駁器可以經流動電視服務接駁電視,是中移動香港經營時已經有的服務,那時通訊局是容許的。 以上種種,被社會輿論稱為把搬龍門一搬再搬。龍門的意思,是公共政策的連續性,政府在2006年發出流動電視牌照,說明不受《廣播條例》監管,而且沒規定制式,也容許本來的經營者把服務接駁至電視,到了同一牌照的新的經營者出現,便指有可能觸犯《廣播條例》來限制服務。當中的技術細節也許複雜,但因為政策前後矛盾是頗明顯的。同學們如果擔心會被筆者的立場導引的話,可參考前工商及科技局長王永平《王維基投訴有理》*一文,相信會對事件有更全面的理解。 (原文載於 19-3-2014《星島日報》,原標題為《踢球不能搬龍門》,圖片為本blog所加。)   * 2014年3月14日《am730》http://www.am730.com.hk/column-198021 延伸閱讀: 科技網站winandmac.com:《香港電視王維基四點解釋  用流動電話作比喻》 http://www.winandmac.com/2014/03/hktv-network-wk-wong-explains-4-points/ (其中一集Running Man,裡面的足球賽是容許有「搬龍門」特殊技能的。圖片來源:朗亞靈)  

網絡不是溫室

posted in: 教育, 網絡 | 0

早前行政長官在英國唸法律的22歲女兒,因為在Facebook上就劉進圖事件發言,指事件與新聞自由無關,與網民爆發罵戰,事情還引起了她和藝人杜汶澤的罵戰,以及黃秋生和杜的罵戰,事件也成了多份報紙的港聞報導。 梁女兒引發的罵戰,也引起了一些關於網絡言論自由、網絡私隱,以及網絡論戰的原則的討論。身為blogger和寫作人多年,見證過很多不同的論戰和網絡事件,對這些問題有一些想法想跟大家分享。 誰有言論自由? 有人說梁女兒只是發表自己的意見,她也有言論自由,為什麼人們要群起批評呢?其實,梁女兒當然有言論自由,人們也有權批評她,這才是言論自由。 是不是什麼言論也受言論自由保護? 當然不是。最理想的狀況是大家都能公開公平地辯論,但很多時候,網上辯論難免會言詞激烈(梁女兒和留言者都有不少激烈言詞),這是在所難免的。不過,有些言論是一般先進社會不能接受的,例如有性意味的攻擊言論、恐嚇、性別和種族歧視等。Facebook本身的使用條款也是禁止這類言論的。 有人在自己的Facebook上發表言論,上千人去留言批評,這是不是網絡欺凌? 有一點很多網絡使用者不明白,就是所有設定為「公開」的近況更新和相片,理論上是全球幾十億網民都看得到的。有時候一些有「過人之處」的內容,一旦被分享出去,就會有瘟疫式傳播的效果。如果一些公開的言論引來大量批評留言,用戶可以選擇繼續設定為公開,也可以選擇把設定改為只有朋友可閱讀及回應,他們也可以把惡意攻擊者封鎖。有一點必須留意,就是覺得論戰令你覺得困擾,就應該提高私隱度,畢竟論戰是一件很令人情緒起伏的事,如果選擇繼續公開論戰,就應該有心理準備。大家不要忘記,網絡不是溫室,懂得保護自己十分重要。 那什麼才是網絡欺凌? 我想到的例子是「起底」,例如把別人沒有在網上公開的資料(例如電話號碼、地址、工作地點)公開,令人不斷受不必要的騷擾;或者把人家的私人照片改圖醜化,再發動很多人在網上四處張貼,這些都算是網絡欺凌。 上述說法會不會因對象而異? 絕對會。一般來說,未成年者應受到更大的保護,而且年齡愈小愈應該受保護。他們或會在網上寫了一些令人氣憤的東西,但如果因此而被群起批評見報,他們未必能處理因此而來的壓力。另外,一個人是否公眾人物,也應在考慮之列,很多普通人可能因為一時的言行,無端變了十五分鐘主角,可是他們未必想是這樣。不過,如果是心智成熟的成年人,而且是公眾人物(例如演員、學者、藝人、寫作人)的話,那麼他們的公開言論被公開討論,就是正常不過的事情了。 結論 這些原則,不同人或會有不同的看法。有些人心目中網絡論戰應該像大學導修課般理性和氣,也有人覺得應該像大逃殺一般適者生存。筆者最希望指出的是,網絡世界不是溫室,它有其叢林法則,但使用者是文明社會的人,這類也有一些文明社會的規矩。我們不用動不動就說網絡很危險,但必須注意如何有智慧的在網上江湖上行走。 (網絡圖片:梁振英女兒引發論戰的公開言論截圖) [原文刊於12-3-2014《星島日報》,圖為本網誌所加]

反烏托邦世界的電視台

posted in: 政治, 教育 | 0

電視對社會影響力之大毋容置異,這一點我在過往的文章已經討論過不少。電視的影響力除了成為學者研究對象之外,也成了許多「反烏托邦(dystopia*)」電影的題材。反烏托邦電影通常都是對人性、科技和政治制度抱懷疑態度的, 這些故事裡面的社會大都受極權統治或者被大財團控制,電視就是其統治工具。以下是幾個例子: V煞(V for Vendetta) 提起V煞,大家便會想起V煞面具。電影中的英國被極權統治,電視變成了政府宣傳機器,主角V偷襲電視台,在大氣電波發表反極權演說和號召國民推翻極權統治。那段演說常常被中國和香港網民引用來諷刺政府,大家在Youtube上可以找到。 1984 (1984) 數反烏托邦故事,不得不提《1984》這個經典,故事裡面的國家被蘇聯式極權統治,故事中的很多情節和名句都被引用了無數次,例如負責竄改歷史的部門「真理部」、「無知即力量(Ignorance is Strength)」、「老大哥正在看著你(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等。故事裡面每家每戶都有一部電視,國民必須收看政府播放的資訊,而且電視本身有監視功能,能看到國民在家中的一舉一動。電影裡有一段很可悲的情節──電視播放國民體操節目,強迫國民跟著電視做運動,如果做得不好,電視會有聲音指示再做! V煞和1984講的,都是極權國家如何運用電視作為洗腦工具,控制電視就能控制國民的意識形態。很多內地網民用這兩套電影的截圖和片段來諷刺中央電視台,也是這個原因。 極度空間(They Live) 這部電影由《怪形(The Thing)》的名導演John Carpenter執導,不過因為屬於B級片的格局,所以知名度不算高。故事中的美國被外星人統治,外星人透過電視發射站發出訊號,令人類產人幻覺,以為平日看到的外星人樣子跟人類一樣。洗腦幻覺的另一個作用是讓人們在媒體上看到影響潛意識的訊息,令他們不自覺地消費、服從、工作、接受社會不公義等等。電影所表達的訊息有別於V煞和1984──即使在民主社會,電視也很容易淪為大企業控制社會、鼓吹消費的工具。 飢餓遊戲(The Hunger Game) 飢餓遊戲應該比較為同學們所熟悉。故事中的城外被統治的低下階層年輕人定期被選中參加飢餓遊戲,參加者都會被包裝成名星一樣出席不同節目,最後互相撕殺,唯一生還者可得榮華富貴。電視直播的飢餓遊戲節目,對於城內的富裕階層來說是娛樂,對於城外被壓迫的階級來說是娛樂加上威嚇,電視創造「媒體奇觀#」,以盛大的場面麻醉國民,可理解為對那些假得不得了但收視極高的選美和真人Show,以及製造虛假的生活想像的電視節目的諷刺。   * Dyspotia(反烏托邦)這個字在2013 DSE的英文閱讀理解出現,當時很多同學被這個字嚇倒了。 # 有關媒體奇觀的概念,可參考《媒體奇觀———當代美國社會文化透視》 (道格拉斯‧凱爾納著 清華大學出版社)   [原文刊登於27-11-2013《星島日報》]

驅蝗行動與蝗蟲想像

posted in: 強國, 政治 | 0

2月16日,有組織發起「驅蝗行動」,遊行反對自由行旅客湧港,遊行期間有參與者與旅客對罵,並在廣東道店舖外叫嚷。遊行隊伍附近有支持自由行的團體示威,期間發生衝突。 有人用「蝗蟲」一詞來形容內地人,大約是在兩年前。他們口中的蝗蟲,指的是大批湧到香港取「著數」的同時,影響本地人生活的內地人,例如雙非孕婦、大量運送奶粉水貨客和依靠綜援生活的新移民等。 蝗蟲一詞的出現,或多或少反映了中港矛盾的積壓。這種積壓在2012年1月初的「D&G事件」爆發,當時有名牌店舖被指禁止行人在店外街上公眾地方拍照,商場保安被指說出了歧視本地人的說話,引起網民自發到廣東道店外抗議,事件沒有主辦單位,但人數數以千計,這事件反映了社會對中港矛盾的不滿已達臨界點。後來,有網民發起籌款登報抗議雙非孕婦來港產子,用上了疑似蝗蟲的圖像,以蝗蟲形容取著數的內地人的說法,開始深入民心。 「D&G事件」之後,曾經有網民組成「唱蝗團」,在尖沙咀向自由行旅客唱蝗蟲為主題的惡搞歌。事隔兩年的「驅蝗行動」遊行,其實手法差不多,不過人數增加了。 最初使用「蝗蟲」一詞的網民,聲稱他們所指的只是雙非孕婦、水貨客和不守公德的自由行旅客,那只是針對他們取「著數」或擾民的行為。不過,問題是「蝗蟲」這個用字太容易造成一種「蝗蟲想像」,讓一般人很容易把一批人等同於「蝗蟲」,形成一種難以逆轉的刻板印象(sterotype)。從日常網上和早前的「驅蝗行動」所見,不少人已經把「蝗蟲」等同於自由行甚至新移民。隨著本地人和自由行及新移民的矛盾加劇,例如早前終審法院有關申請綜援期限的判決,這種蝗蟲想像更加深入民心。 用「蝗蟲」來形容自由行和新移民,可能讓很多人覺得很痛快,但問題是這說法大有仇恨言論(hate speech)之嫌。在多數先進文明社會,針對種族或族群的仇恨言論不旦被視為不文明,而且是違法的。「蝗蟲」論的危險之處,是它的傳訊能力太強,一旦用了之後,便很難說明你是在針對行為、個別人士還是一整個族群。最近的「驅蝗行動」,在街上見到看似遊客的人便惡言相向,這已經超出了針對個別行為或人士的界線,而是無差別地針對外來人了。 不過,雖然遊行時使用仇恨言論大有問題,但我們也需要正視問題的社會和政治背景,那就是愈來愈嚴重的中港矛盾。這種矛盾部份源自中港兩地的文化、行為和價值觀差異,但更很大部份源自政府未能舒緩矛盾,例如最近有官員回應旅客人數問題的時候說市民可能「要多等一班車」,令問題火上加油。社會出現民粹式發泄,雖然規模不大,但也是個警號,提醒我們不得不正視問題。 (2012年的登報廣告) [原文載於 2014年2月26日《星島日報》]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