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社會 電影

尋找一九九○年代--最好和最壞的年代?

上三篇談過七十和八十年代,這次談九十年代。筆者在九十年代唸中學和大學,那不知是好事還是壞事,印象中那年代就像《雙城記》說的「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

九十年代最多人談論的問題應該是「九七問題」,那時候人們視九七為大限,因為中國剛剛在一九八九年屠殺過自己的人民,八年後便要接管香港了,有甚麼事比這更令人憂慮?

香港人活在六四屠殺的陰影之下,當時社會彌漫著恐懼的氣氛,稍為有能力的人都會辦移民或者把孩子送到外國。那時候,我幾乎每年也會歡送幾位準備移民或外出留學的同學。

當時不少人把妻兒送到外國,自己留在香港賺錢,人們稱他們為「太空人」或者「蛙人」(即是搲完就的意思)。曾鈺成當時被人叫「太空成」,因為身為親中派要人的他,太太移民而他留在香港,所以被人取笑。

並不是人人也選擇移民或者有能力移民的,留下來的人不免要問九七後香港會怎樣?

當時其中一個稍稍令香港人有一點安全感的是《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本來《基本法》在八十年代起草的版本比現在的進步得多。六四之後,李柱銘、司徒華、查良鏞、鄺廣傑退出《基本法》起草委員會,九○年人大通過的《基本法》比起草時的保守,例如對立法會權力的限制、對實行普選的限制等。不過,無論如何保守,《基本法》還是寫明二○○七及○八年是可以實行雙普選的,這是當時社會普遍相信的中共對香港人的承諾。這個承諾有沒有兌現,相信大家心裡有數。

當時社會還有一種想法,就是香港是對台灣示範一國兩制的櫥窗,所以中共會信守一國兩制承諾,不會破壞香港安定繁榮。不過,時移世易,隨著台灣民主化及本土化,中共以飛彈恐嚇台灣人,對台灣示範一國兩制已經沒有意義,香港也不再是一國兩制櫥窗。現在台灣人有個說法,是「今日香港,明日台灣」,用來提醒選民要對中共保持警覺。

和八十年代比較,九十年代更加紙醉金迷。隨著工業北移,香港更倚賴金融貿易行業,而香港作為轉口港和國際金融中心,吸引到愈來愈多的中國和外國資金,加上香港因為聯繫匯率制度造成的負利率現象,印象中九十年代甚麼也可以炒賣,不論是物業、股票、衍生工具、金幣、紀念鈔、郵票、偶像閃卡等。當時最誇張的現象有兩個,一是新樓盤開售的時候一定會大排長龍,吸引到大量疑似黑社會(通常以手套或吸管為記)有組織地霸位排隊;另一個現象是新股上市,也是大排長龍,出現大量超額認購。當樓市和股市被炒至不合理的水平,那就叫做泡沫經濟。

九七主權移交的時候,英國和中共也希望營造一個良好的氣氛,六四之後,港英政府用以提升港人信心的「玫瑰園計劃」(即是新機場、青馬大橋、機場快線、西九填海等)項目陸續落成,經濟也一片向好,當時港人普遍相信主權移交之後,真的能繼續紙醉金迷。這種紙醉金迷也反映在香港的娛樂產業上,當時的唱片和電影業正處於有史以來最賺錢的時期,「四大天王」歌曲、周星馳電影,全都賣個滿堂紅的。

當然,主權移交之後,經濟泡沫爆破,股市大跌,同時大量物業淪為「負資產」,即是物業價值低於按揭的價值。這時候很多人因為被裁員而供不起樓,被收樓之餘還要背上樓價差額,苦不堪言,新聞不時也會有燒炭消息。在這種氣氛之下,如果政府施政令市民失望,可以想像接著會發生甚麼事。九十年代末,市民還是像港英時那樣政治冷感(或曰信任政府),所以不滿一直累積到二○○三年才出現大爆發。

九十年代是最好的年代,也是最壞的年代,香港由盛轉衰,經歷過那年代的人應該餘悸猶存吧。

(原文刊於《時代論壇》專欄)

 

延伸閱讀:
一九九○年代--最好和最壞的年代?
尋找一九八○年代(下篇)——從流行文化見證急速上流
尋找一九八○年代(上篇)--不安與恐懼的年代
尋找一九七○年代

BShAH8WCIAAbHwN
(重慶森林, 1994)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