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酒吧雜憶

年輕一點的時候常常去酒吧,有時一大班人去,有時同兄弟傾心事,有時一個人去,總之就是常常去。
多少個苦惱或愉快的晚上,我望著透明的Stella,或者是不透明的Kilkenny,還是看不透人生。

為免白目誤會,我說清楚一點 — 我是喝酒,不是酗酒。有些人以為教書的人只會喝果汁牛奶,但實際上喝酒是人類生活一部分,聖經常有喝酒的情節。記得幾年前有個女教師自殺,傳媒在她的FB見到她提過喝酒,於是說她借酒澆愁…

因為有了家庭,所以現在極少去酒吧了,可是我住的社區愈來愈多酒吧,甚至開到我家樓下,世事就是如此,你不要的時候,就擺在你眼前,晚上還常常聽到男男女女的歡呼聲。

現在不是不喝酒,而是不在酒吧喝overprice的酒。要喝酒,通常會在阿女入睡之後坐在飯廳喝,或者在兄弟家裡喝(其實一年只有三兩次)。如果要一個人散散心,就會去營業至深夜、坐滿大叔的熟食中心,那裡的氣氛,加上一碟炒蜆,真的十分適合喝悶酒。

以前最常去的那一家「馬伕」,早已變了Delifrance,不過還是有酒賣的,日間我常常帶電腦到那裡工作;另一家最常去的熱刺球迷大本營Delaney’s,聽說因租約問題快關門了。不過,回憶最深刻的,還是新寧大廈後面的East End和Inside Out,那裡有很多「我朋友」的故事,可惜這兩家酒吧跟隨新寧大廈消失了。至於那些朋友故事,有心情再談。

image

(灣仔Delaney’s,是熱刺球迷的大本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