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韆鞦與嬰兒化社會

posted in: 生活 | 0

最近阿女開始能夠打韆鞦(當然是我和太太負責推),她每次打韆鞦時笑得很開心。此情此景,令我覺得納稅除了供養獨夫民賊之外,算是尚有些少價值。

我現在住的灣仔區由細住到大,所以我很記得小時候區內所有韆揪的位置。可是,當我帶阿女去打韆鞦的時候,才發覺四圍的韆鞦全都不見了,結果要乘車去維園才找得到

我家附近的遊樂場,那些韆鞦、正常高度的滑梯和攀爬架、繩網、氹氹轉,全都不見了,只有那些幼稚園程度的遊樂設施。那些設施寫明是供5至12歲的兒童玩耍的,是不是康文署官僚把5至12歲的兒童當成BB班看待?彷彿我們的下一代退化到12歲還是幼童程度那樣,難怪人們常常說大學小學化,小學playgroup化,又說直昇機家長過分保護孩子,似乎整個社會氛圍也是如此。

聽說現在的兒童遊樂設施幼稚園化,是因為官僚擔心兒童跌傷會被家長索償,所以把設施設計得如此低難度,以確保沒事發生。不過,如果官僚怕小朋友跌傷,地球咁危險,理應全面取締所有韆鞦嘛。為什麼韆鞦愈來愈少,但沒有全面取締?有說是因為韆鞦不算危險,但因為常常要維修,所以只在大的公園才有。這個說法是否屬實,不得而知。

社會嬰兒化不好?沒問題,各位家長淘腰包讓子女去參加歷奇訓練,把責任和風險外判給教練吧。那些稍有難度的遊樂場活動,本來可以天天玩,現在變成特別活動。社會嬰兒化算什麼?社會還在中產化、課程化、教練化呢,社會在進步嘛。

其實我都係想俾個女玩下韆鞦啫,點解搞到要搭車先有得玩?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