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社會

虐兒悲劇,誰來把關?

近年多宗虐兒慘劇,案情真的令人十分痛心,例如早前一宗案件,母親懷疑有精神病,兒子由小學開始失學,可是學校通報教育局之後,教育局聲稱未能聯絡學生家長之後便沒有再跟進,多年之後二人被發現死在家中;最近的一宗案件,一位五歲女童,懷疑被父親虐打致死,女童就讀小學的哥哥身上也有傷痕,學校社工聲稱已轉介社署,可是社署反駁說未有轉介,而死者就讀的幼稚園校方則聲稱女童退學前沒有異樣。

 

這兩宗悲劇,或多或少說明了當父母不能照顧子女,甚至出現虐兒情況的時候,教育系統和社福系統的最後把關十分重要。學校遇到長期缺課的學生,會通知教育局跟進,因為法例規定適齡兒童必須接受教育,任何禁止子女上學的家長會面對法律責任,如情況嚴重,社署有權發出保護令,接手照顧學童。

 

這個把關的機制,已經是最後的機制。上述兩個案例裡面,當學童消失在學校、教育局和社署的視線範圍之後(理論上幼稚園不是強制教育一部份,不過死者兄長的小學社工已經發現問題),便沒有人能把學童從致命的家庭拯救出來了,所以社會人士會問:第一宗個案裡面負責跟進失學學童的教育局部門在做什麼呢?第二個個案裡面究竟社署和學校之間的羅生門誰是誰非呢?

 

公道點說,其實教育界和社福界對於懷疑虐兒個案一直很警覺,很多問題個案是已經及時介入了,避免了不少可能發生的悲劇。一般來說,出現問題的家庭,一般不會主動知會學校及社福系統的。教師和社工往往需要專業判斷來發現高危個案。發現之後的跟進也困難重重,因為介入一個家庭的內部事務,家長很容易反彈,而且當有關方面決定要採取強制措施的時候,也可能引發不愉快事件。

 

上述的把關,其實只是最後的防線。要減少虐兒悲劇,除了及早介入,還需要一個更強大的社會支援系統來預防。這系統包括親屬、朋友、鄰舍、社區,在社區和鄰舍層面,教會應該有其角色。據我所知,在很多有需要的社區,不少教會對家長尤其是婦女的支援做了很多工作,這些工作實在需要大家身體力行及資源上的支持,這也是你和我能夠做的事。

(原文刊載於2018年2月份《時代論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