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青少年對基督教印象變得負面?

| |

(按:此為《時代論壇》7月14日文章,大題目「青少年牧養」為編輯擬定。談青少年牧養這個題目我實在是班門弄斧,所以這一篇我主要是談為什麼愈來愈多青少年會對這個信仰的看法變得負面。) 印象中的八十和九十年代,社會普遍認為基督教是進步的。教會在教育、社福、更生、基層工作方面都扮演了重要角色。今時今日,教會在青少年心目中的形象似乎已經沒有以前般正面,在青少年次文化圈內見到的評論是負面居多。 這種轉向的成因有兩個層面:一是資訊科技進步令「微權力」與傳統權威此消彼長;二是社會政治環境的劇變。 首先,關於「微權力」的論述,是參考《微權力:從會議室、軍事衝突、宗教到國家,權力為何衰退與轉移,世界將屬於誰?》一書。這書的作者摩伊希斯奈姆(Moisés Naím)是美國《外交政策》雜誌總編輯,他指的「微權力」是一般人手上掌握的微小權力,這些微權力因資訊科技集結起來,形成了足以抗衡傳統權力的力量。奈姆預言,微權力將逐漸取代傳統的社會結構,權力不單被分散,而且會被蠶食。當權者行使權力要更加克制,否則失勢的機會將會大大提高。 微權力如何影響青少年牧養?青少年正正是最接近微權力的一群,而教會領導層就是傳統權力。在八、九十年代,教會權威比較少受到挑戰,其中一個原因是當時互聯網未普及,主流媒體、學校、教會、政府壟斷了話語權,以信仰為例,過往教會的講壇、刊物、教牧就是權威;但到了現在,個別教會的異見者可能有自己的WhatsApp群組,社會上對教會的異議聲音,在社交媒體上動輒能接觸數以萬計的人。這不是說異見必然正確,而是正如奈姆所講,傳統權威運用其話說權的時候要更加小心,一些冒犯人的乖張說話一旦說了出口,便會一夜傳遍全城,令年輕人對基督教產生負面印象──需知道一般人是不會跟你分辨基督教內不同宗派或堂會的。 接著是社會政治環境的劇變。廿一世紀的香港,社會及政治矛盾遠比以前嚴重,很多重要的社會政治問題不單沒有妥善解決,反而被強力壓制。這些矛盾有如一個活門被封的壓力煲,青少年身處其中,他們對社會政治矛盾焦急得內心如焚,可是教會很多時候沒能回應他們,甚至有些知名領袖人物反唇相譏,仿如凱撒的同路人一樣。 當然,青少年牧養工作不完全等於社交媒體和社會政治議題。如何與青少年建立關係、成為他們的榜樣、關心他們的成長需要,應該是牧養工作的核心。不過面對上述兩個大問題,牧養工作變得更艱鉅。這一點,絕對要給為青少年事工勞心勞力的同工們百份之二百的肯定。     READ MORE

香港三階級

| |

(按:四月一日我說不會再寫評論文章,只會在基督教周刊 #時代論壇 發表散文。這是我在3月31日的時代論壇發表的散文,編輯擬定的原題為「有樓萬事足?」) READ MORE

「耶L」這個標籤

| |

「耶L」這字詞很敏感,所以討論的時候要特別小心。 「耶L」一詞來自網絡,因為一些討論區會稱呼人為「___L」,這裡「L」的意思通常是指愚笨、偏執、盲從的人。而「耶」就是耶教,耶教一字本身沒有貶義。 READ MORE